8.0

2022-08-31发布:

国产裸体裸网站妖怪异闻录

精彩内容:

我這一生簡直就是個悲劇

  小時候,我家是個地主,而且還不是什幺小地主,家有良田幾千畝,家中佃
農也有幾十戶,可以說是衣食無憂,再加上我是獨子,備受家人溺愛,所以我不
出意外地長成了一個纨绔少爺。

  或者說長成了個熊孩子,因爲還沒等我長大到可以去耍流氓的年紀,我家就
被抄了。一群下等人吵嚷著實現共産主義,打土豪分田地,不由分說地就闖進我
家把我家值錢的東西「充公」了,我爹被活活打死,我娘和姨娘被玷汙後不堪受
辱自殺了,我因爲年紀小,只被毒打一頓就送去教育了,之後就成了一個小士兵。

  在軍隊裏我就跟著老大混,老大讓我去打誰,我就去打誰,在打鬼子的時候
我破了相,臉上添了一道刀疤,醜的很。再之後我打仗就慫的很,稀裏糊塗的,
仗打完了,因爲沒什幺戰功,就被打發了一筆錢和幾畝地給趕走了,當年抄我家
的幾個還有人做了士官,也沒給過我好眼色,畢竟我是地主家的孩子,一看就是
壞種。

  就這樣,我才20來歲,還破了相,一沒讀過書,二沒種過地,就被丟到了
老家青山縣去學著種地,因爲手上不夠利索,也討不到老婆,好不容易相親找過
倆長得不似人樣的,一聽說是地主家孩子也嚇跑了。

  我還能咋辦,總不能讓老黃家的香火在我這斷了吧?我也沒個兄弟姐妹的,
算是一根獨苗了。

  話是這幺說,強奸這種事我也不敢幹,買媳婦也沒門路,也沒錢,再加上鄰
裏也不怎幺幫襯,我家的地是越來越荒廢,到後來自己一個人溫飽都是問題,走
投無路之下,我選擇了了結自己的生命。

  「爹,娘,孩兒不孝,沒能給咱老黃家留下香火,但是孩兒實在活不下去了,
只能來世再報答您二老的恩情了。」在自己後來給爹娘立的無字碑前燒了紙錢後,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換了身新衣服,就往後山上走去。

  這後山是我小時候常來的玩樂場所,爬上爬下的被一群丫鬟追著,嚇得她們
不斷尖叫是我最大的樂趣。回來之後我還一直沒怎幺上過山,只在山腳下砍點柴
火做飯,原來的山路也被灌木堆滿了,我廢了很大的力氣才成功弄出一條勉強能
過人的路,就這幺掙紮著爬到了山頂上。

  「這上面還是這幺好看啊。」我眺望著遠方,風景依舊,可惜卻已物是人非,
嗯,只要縱身一躍就結束了,奇怪的是我的心裏卻沒有一點不舍,啊啊,明早屍
體被發現的話會發生什幺呢,被村長作爲反面教材狠狠批評?啊,有可能過很久
才被發現吧,畢竟我住的這幺偏僻,平常都沒人過來。算了,無所謂了,人死鳥
朝天,哪管生前身後事。

  「餵?那邊的,你是人類嗎?」我剛走到懸崖邊上,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小女
孩的聲音,嚇得我連忙縮回腳,這只是本能反應,並不代表我不想死……人是有
好奇心的,如果就這幺死了卻不知道剛剛說話的是誰,我估計會死不瞑目……

  我回頭看過去,卻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

  大概只有十叁四歲的樣子,腦袋上頂著個有些髒的黑色蝴蝶結,很奇怪的灰
白色披肩短發,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一只手豎著食指含在嘴裏,像是在看什
幺好吃的東西一樣。

  對,就好像我看見一碗紅燒肉的表情一樣。

  「你怎幺上來的?」我感到很奇怪,上山的路應該就只有我剛剛開辟出來的
那一條,可是我前腳才到,這小女孩後腳就出現了,難不成跟在我屁股後面上來
的?可是那樣的話我不可能沒有發現啊?

  「我就住在山上……餵,是我在問你問題,你是人類嗎?」小女孩雙手叉腰,
揚起下巴問。

  「我當然是人類啊。」我哭笑不得,這小女孩別是個傻子吧?誰家的啊?以
前可從來沒見過,住山上?別逗了,要住山上早餓死了。

  「那……就是說你可以吃咯?」小女孩眼睛一亮,「我還從來沒有吃過人類
呢,媽媽說很好吃,但是一直都沒有機會……」

  總感覺這小女孩怪怪的……不會是妖怪吧?

  我感覺一陣毛骨悚然,雖然想要尋死,但是被吃掉這種死法好像太恐怖了一
點……

  小女孩咧開嘴角,一對尖尖的虎牙露了出來,泛著寒光,看得我頭皮發麻。

  「你是妖怪?」我後退一步,卻發現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再退就直接掉下
去了,呃,突然不想死了怎幺辦?媽呀,誰來救救我!

  「這都被你發現了。」小女孩頭上突然跳出來兩只毛茸茸的耳朵,背後也跳
出來一條大尾巴,一步步向我這邊走過來。

  耳朵和尾巴一出來,原本只有可愛的外表突然變得蘊含某種特別的氣質起來
——大概是叫魅惑或者色氣?仿佛一下從小女孩變成了少女一般,我的心髒不可
遏制地加速跳動起來。

  餵,你怎幺回事?單身久了,看只妖怪都覺得眉清目秀的?

  眼看小妖怪就要張牙舞爪地撲上來咬一口了,我突然一伸手,大吼一聲:
「等一下!」

  「幹嘛啦?人家很餓了诶。」小妖怪聽話地停在離我叁步的距離,搖了搖尾
巴,不滿地說。

  「我……我知道怎幺制造人類哦!」急中生智的我如是說。

  「?」小妖怪耳朵動了動,「什幺意思?」

  「哈,哈哈,就是說,我可以幫你制造更多的人類,然後讓你大吃特吃的意
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幺想的,但是我還是這幺說道,「如果你放過我,我就
可以幫你制造吃都吃不完的人類!」

  「……騙人。」小妖怪吸溜了一下口水,但還是兇狠狠地瞪著我。

  「我沒騙你啊。」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快步上前兩步抓住小妖怪的肩膀。

  「是——這樣嗎?」小妖怪看上去很心動,死命瞪著我的眼睛,期望在裏面
看出些什幺。

  「是這樣啦!」

  也不知道她看出了什幺,反正最後她點著頭同意了。

  然後我就帶著小妖怪下山了,原路返回。

  下山的時候我牽著小妖怪的手,心髒砰砰砰地直跳,手心也全是汗,兩條腿
貌似也一直打顫,但是最後還是順利到了家。

  原來的大宅子自然是沒了,現在那是村長家,我家現在就是一間小磚屋,這
是我拿那一筆遣散費修的,一室一廳,大概這也是我一直單身的原因吧。

  「你家好小哦。」小妖怪撇了撇嘴,然後問:「你不是要造人嗎?快點啊。」

  「不急,我先問問,你叫什幺名字?」我帶著小妖怪進到臥室,讓她坐在床
上,我則在她面前蹲著——因爲床不高,加上我和小妖怪身高差也不小,這樣正
好可以和她面對面。

  天已經快黑了,我點亮沒剩多少油的油燈,微弱的火光照在我倆的臉上,讓
小妖怪的臉看上去紅通通的,似乎更添了一份魅惑。

  「名字?」小妖怪眉頭一動,「要那個幹什幺?」

  「呃……知道你的名字是造人儀式必須的。」

  「是——這樣嗎?」小妖怪瞇著眼,耳朵一抖一抖的。

  「是這樣啦!」

  「我沒有名字……果然還是直接吃掉你好了。」小妖怪咧起嘴。

  「別別……等等,我給你取一個就好了!」我被嚇得連忙擺手:「你是什幺
妖怪?」

  「……狐貍。」小妖怪摸了摸尾巴,看上去確實很像傳說中的狐貍精,難怪
那幺漂亮。

  「狐妖幺……要不就叫你——青丘吧?」

  青丘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

  小時候看的叁哼經,我記得裏面有這幺一句,是說九尾狐的,因爲青丘這個
名字很好聽,我就記下來了。

  「青丘?隨便吧,你快點啊,我肚子餓了,我要吃人!」從現在開始就叫做
青丘的小狐妖,用兩只小手和尾巴一起拍打著床板大叫。

  「造人儀式很麻煩的,得先填飽肚子,但是這裏可只有我這一個人,所以沒
有人給你吃,先喝點粥吧……」我起身出了臥室去做飯。

  家裏的余糧不多,今晚本來打算吃一頓好的就上路,就一口氣全煮了粥吃了
一頓好的,現在鍋裏還剩不少,我熱了熱就盛了一碗端了過去。

  青丘鼻子抽了抽,對我丟下一句:「你要是敢騙我我馬上就吃了你。」就開
始埋頭大喝,喝完一碗不夠又吃了好幾碗,把鍋裏全喝完了才說勉強飽了,看得
我心痛不已。

  要是按照計劃進行下去,明天估計得去找人借糧了……想到到時候要被甩的
眼色,我就歎氣不已。

  「好了,造人,造人,造人!」吃飽喝足的青丘又開始鬧了,我都懷疑她到
底是不是妖怪了,跟個小孩子一樣。

  「好好好,造人造人……」我走到青丘面前,「先把衣服脫了吧。」

  「?」青丘一怔,「爲什幺?」

  「跟你說了你也不懂,聽我的就是了。」感覺像是在騙小女孩一樣,我一陣
面紅耳熱,但是在火光的照耀下也不怎幺明顯。

  青丘想了想,身上解開了身上的衣服——我才發現她身上的衣服樣式挺眼熟
的,有些像我小時候家裏那些丫鬟穿的衣服。

  啊啊,是土生土長的小狐貍啊。

  小時候我們大概還見過吧?

  青丘身上只著了一身單衣單褲,沒有穿內衣,把單衣解開胸前就露出一片花
白來,雖然還沒完全脫下來,但是那隱約露出的一片嫩肉還是看得我口幹舌燥。

  身材果然像是小孩子一樣,只有微微的一點隆起,像是兩只玉碗倒扣在胸口
一般,敞開的衣服只露出一小段圓弧和平坦光滑的小腹。

  我把手搭上去,緩緩解下了青丘身上的衣服,衣服順著她光滑的肩膀滑落下
去,那一雙嬌乳就展現在我面前,白皙的皮膚像是牛奶一樣,空氣中仿佛彌漫著
一股奶香味,兩顆紅豆大小的粉色乳頭落在微微隆起的丘陵上,說實話,長這幺
大我也沒見過女孩子的身體,只記得小時候乳娘的胸部很大,但是顔色並不這幺
好看,大抵是哺育過小孩的緣故罷。

  「唔,好冷。」貌似盯得有些入神了,青丘突然開口把我從出神中拉了出來,
我連忙手忙腳亂地拉過被子給她包上,那動人的美景就消失了。

  「然後呢?」青丘又開始纏人了,那旖旎的氣氛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我感覺好像也輕松了不少,剛才感覺和入洞房一樣,緊張的不行。

  「褲子也要脫掉。」我嚴肅地說,「必須全裸。」

  青丘尾巴擺了擺,聽話地伸手把褲子扒拉了下來,還有內褲。

  我這時才發現青丘一直裸著一雙玉足,她的小腳很好看,讓人忍不住握在手
裏好好把玩,于是我便伸出了手,一手一個地抓住,大小正好一握,走了這幺久
的路卻沒有沾上一點灰塵,也沒有一點傷痕,很光滑,很軟。

  「癢。」青丘把腳往被子裏縮,「然後要幹什幺?」

  「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我松開她的小腳,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呀,你身上還有刀疤,你也被獵人打過啊?」青丘突然說:「媽媽也被獵
人打過,身上留下了好多刀疤,後來媽媽就不見了。」

  「……我的傷都好了,不會不見的。」

  「唔……」

  我留著一條內褲不好意思脫,走過去把油燈吹滅,然後也鉆進了被窩裏。

  「你身上好暖和啊。」小狐貍突然纏了上來,摟住我的腰,小狐貍身子滑滑
的,涼涼的,一纏上來就感覺被碰到的地方都舒服極了,我全身一僵,都搞不清
楚是誰在主動了。

  「待會可能會有一點點痛哦。」我把青丘壓在身下,由于身高差的緣故,我
把體位調整好之後小狐貍的頭大概在我胸口的位置,所以我不敢壓下去,只好用
兩手撐在兩側,「我先做點準備。」

  小狐貍不說話,身子還是軟軟的香香的,我把右手放在她的左乳上,輕輕揉
搓了幾下,小狐貍有些癢癢似的扭動了幾下就不動了,我便讓手繼續往下,在小
肚子上徘徊了一會又繼續往下,很快碰到了一處更軟的地方。

  「嘤……」青丘發出很可愛的聲音,然後身子猛地往裏縮,卻因爲被壓住而
沒法做到。

  「待會就是要用這裏來造人哦。」我用食指在那摸索了一下,粉嫩嫩的,沒
有一點毛,感覺手感有些像面團一樣。

  形狀也像饅頭一樣,鼓鼓的……

  「好癢……」青丘不停地扭動著,然後開口求饒,「別摸了好不好?」

  「還要一會。」我有些心虛,小狐貍年紀看上去挺小的,不會還沒有這種功
能吧?

  不過很快,變得有些濕乎乎的手感回答了我的問題。

  小狐貍也不怎幺扭了,原本不斷往裏縮想要用力夾緊的雙腿也不再用力了,
反而有些配合地微微張開,小嘴也開始喘氣,聲音嬌軟得像是吃了蜜,讓人聽得
全身骨頭發酥。

  小妖精。

  暗叫了一聲,我把手移開,往上握住了她的腰。

  「造好了……嗎?」小狐貍迷迷糊糊地問。

  「還沒開始呢。」我跪起來,然後兩只手抓住她的腰往上擡,把她擺成了下
腰的姿勢,早就硬的不行的肉棒已經從內褲裏掙紮著露出了一個頭,我連忙把內
褲扒下來,然後頂在了青丘的小穴上摩擦起來,感覺到兩人交合的地方越來越順
滑,我便停下來摩擦的動作,問:「準備好了嗎?」

  青丘扭了扭腰,軟軟地說:「不知道……」

  「那就是好了。」我深吸一口氣,一只手扶著她的腰,一只手扶住肉棒,然
後腰部開始緩緩用力,感覺肉棒前端貌似一下子被一張小嘴含住了一樣,緊緊貼
著肉在那一下一下的吮吸,差點沒忍住直接射了出來。

  呃,差點丟人了……雖然小妖精估計也不知道這是丟人。

  「唔,好撐。」小妖精腰又開始扭了,我只感覺好像一張嘴正含著我的前端
在那舔來舔去一樣,趕緊往裏又送了一點,不然真是扛不住。

  大概是足夠潤滑了,雖然有一點阻力,但是並沒有緊到插不進去的地步,很
快我就碰到了一層膜,還沒反應過來我就直接捅了進去……話說狐貍也有這個的
幺?

  「有一點痛痛的。」小狐貍開始叫苦,「造人這幺痛嗎?」

  「就痛這一下,之後就不痛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先這幺說就
是了。

  「這樣就造完了嗎?」青丘喘了兩口氣,問道,「讓我這幺痛,我一定要多
吃幾個……」

  「好,那我們就多造幾個。」我感覺小狐貍的聲音好像沒有那幺痛苦了,于
是繼續往裏插,沒能全部插進去就感覺頂到頭了……畢竟身子就這幺小來著。

  「感覺肚子裏漲漲的,但是挺舒服的。」青丘用小手往小肚子上摸了一下,
感覺到裏面有個硬硬的棒狀物,「造完了嗎?」

  「正要開始呢!」我也忍不住了,窩著青丘小蠻腰的手配合著腰部開始抽插
起來,青丘還要說什幺卻被我突然加大的動作給直接打斷了,很快就開始喘起來。

  「唔唔,啊,這是,這是什幺?」青丘瞪大著眼,「感覺……好,唔,我也
說……不出來……」

  「舒服嗎?」我喘著粗氣,大概所有男人都有想過這樣的場景吧,玷汙一張
白紙的快感大概沒有男人可以拒絕。

  「舒服。」青丘倒是完全不知道害羞,很直接地回答。

  黑暗裏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我又好像能看見一樣,這種感覺說不上來,有
點像是在精神層面的交流一般。

  小狐貍的尾巴突然從後面纏了上來,圈住我的腰,毛絨絨的尾巴觸感極佳,
我忍不住伸手去摸,小狐貍卻突然嘤咛一聲躲開,我玩心大起,伸手去抓,畢竟
就那幺短,躲也躲不掉哪去,我很快就把尾巴撈在手裏。

  「啊……」小狐貍的聲音一下子變得非常軟糯,這個聲音仿佛可以勾動人最
深處的欲望一般,簡直就像傳說中的狐貍精一樣,「不要……不要摸人家的尾巴!」

  就算頂住她的最深處她也不曾發出過這樣的聲音,莫非她的尾巴比花心還要
敏感嗎?

  我試著揉了揉小狐貍的尾巴,幾乎同一時間就感覺纏著肉棒的軟肉像是活了
一樣瘋狂蠕動起來,仿佛要把肉棒給吞噬掉一樣。

  「啊啊,啊……」小狐貍仰頭一聲尖叫,全身都不住地顫抖起來,一股暖流
射在我的龜頭上,麻麻的,我也沒忍住直接射了。

  遠比自己用手解決要舒服得多的射精。

  仿佛要把整個陰囊都射空的一次噴射持續了整整一分鍾,到最後黏糊糊的精
液直接順著兩人交合的縫隙擠了出來,把交合之處弄得亂糟糟的。

  小狐貍因爲高潮高高舉起的腰落了下去,像是虛脫了一樣躺在那不停喘氣。

  我也好不到哪去,要不是怕壓壞了她早就趴了。

  強撐著往邊上一倒,半軟的肉棒順著拔了出來,然後躺倒在青丘旁邊,兩個
人就幹瞪著天花板喘氣。

  「造完了嗎?」

  「已經造好了哦,剩下的就是等待他出生就好了。」

  「唔,那幺這種行爲有什幺意義嗎?」

  「這是造人必須經過的儀式哦。」

  「是——這樣嗎?」

  「是這樣啦!」

  小狐貍喘過氣了,坐起來穿上了小內褲,然後又躺倒我邊上,把被子一拉蓋
住身體,大喊:「累死了,就爲了造一個人類而已,太不值了!」

  「創造人類就是這幺不容易啦,所以說人類的生命……很寶貴啊。」我笑了
笑,總感覺一下子自己就長大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吧。」我也不知道。

  一夜無話,一大早就被大叫著肚子餓了的青丘吵醒,家裏沒有余糧的我只好
披上衣服去別人家借糧,果然遭受不少白眼,啊啊,借了一圈勉強湊夠了兩人一
周的份,身上的錢也不多了,等到下次集市買點便宜的糧省著吃大概夠幾個月吧,
明天得開始努力耕種了啊……

  …………

  我倒是沒想過有一天自己居然會變成村裏的勞模,幾個月的努力耕作獲得了
巨大的成果,或許是因爲有小狐貍的幫忙(在我的坑蒙拐騙下),反正我們的日
子越來越順心了。

  我也在幾個月前把小狐貍介紹給了村民們,大家都誇我娶了個好媳婦,畢竟
這幺漂亮的丫頭村裏還沒見過。對外的說法是我撿來的,從那之後貌似天天在外
面遊蕩著守株待媳婦的無業青年貌似變多了……

  事實證明,以前或許是因爲我自己不勤勞勞動,別人當然才會看不起我,才
會給我眼色看,自從我改過自新後,村子裏的人和我也逐漸開始交流起來,大家
的關系也變好了,生活自然是越來越和諧……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怎幺還不生出來啊!」小狐貍咬牙切齒地抱著肚子
坐在床上發脾氣。

  「肚子也不小了,應該快生了吧。」工作了一天的我看著小狐貍發脾氣的樣
子也覺得可愛。

  「我受不了了啦!我現在就要把肚子切開吃掉他!」小狐貍又開始胡說八道
了,産期越近就感覺她的脾氣越暴躁了,「然後還要吃掉你!」

  「要等完全成熟了才好吃嘛。」我輕笑著抱住她,一只手摸著她的腦袋,她
的表情也慢慢平靜下來。

  「可是這幺大的肚子,我都不好做事了。」小狐貍看了廚房一眼,現在家裏
的飯都是她做——之前還有打掃也是她做,不過她上次這幺鬧了一回就是我做了。

  暗示的夠明顯了。

  「我來做就好了,還有,老是這幺生氣小心動了胎氣,到時候生出來的小孩
就不好吃了。」我無奈地說。

  「是——這樣嗎?」小狐貍看著我的眼睛。

  「是這樣啦!」我真摯地回看,「我什幺時候騙過你?」

  「唔……睡覺睡覺!」小狐貍一把扯過被子大睡特睡。

  …………

  「爸爸,爸爸!飛機!」剛種下秧苗的稻田裏,一個卡著倆蝴蝶結發卡的小
女孩舉著一架紙飛機朝我跑過來。

  「哎呀,這又是哪學來的?」我一把把小女孩抱起來,「讓我猜猜,是小羊
教你的?」

  「猜對了哦!飛起來,飛起來!」

  「好嘞,起飛!」我一把把我和小狐貍的女兒——小九月舉了起來,舉高高!

  「飛起來了!」

  「餵,已經到了能吃的年紀了吧?」小狐貍帶著午飯籃子走過來,看著我手
上的小九月,咧嘴露出尖銳的虎牙,嚇得小九月哇哇叫。

  我接過午飯飛快地吃了起來,小九月有些害怕地從小狐貍那接過特制的奶粥,
也喝得不亦樂乎。

  「哪裏,還早著呢,這不是比你還小嗎?」雖然生過一胎了,但是小狐貍看
上去還是十叁四歲的樣子,最近村裏那些老大哥看我的眼神越來越奇怪了……

  「這效率也太低下了啦,十幾年才能吃一個人,再造一只,再造一只!」小
狐貍突然又鬧起來了。

  「?」我差點嗆到。

  「你可要多造幾只出來給我吃哦!」小狐貍一扭頭,不看我。

  「又想進行儀式了?」我笑了起來。

  「!!」小狐貍的臉肉眼可見地變紅,「才不是!我只是想多吃幾只人類而
已!!」

  「……是這樣嗎?」

  「是——這樣啦!」小狐貍紅著臉大叫。

  「那就現在去努力造人吧,反正今天活幹的差不多了。」經過這幾年鍛煉的
我身體已經變得很健壯了,把吃完的碗筷一收拾,一只手抱著小九月,一只手摟
住青丘把她扛了起來直接往家走去。

  去年我們把房子也重建了,現在是叁室兩廳——小狐貍當初強烈要求要叁個
臥室,我還在想爲什幺,看來早就打算再要幾個小孩了。

  「餵,你幹什幺!九月還在!!」

  「哈哈哈媽媽臉好紅!」小九月笑得賊開心。

  「臭丫頭討打!」小狐貍尖叫一聲就撲了過去,兩個人在我背上玩鬧得不亦
樂乎。

  吃過午飯小九月很快就累得睡著了,我把小九月抱到她的小床上,然後就和
青丘去了我倆的臥室,把她放在了床上。

  「多大的人了,跟自己女兒置氣。」瞥了一眼,發現青丘居然還在生悶氣。

  「臭丫頭剛剛咬我!我還沒吃她呢她居然敢咬我!」青丘做出一副兇巴巴的
表情。

  「好好好,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她一次吧。」我摸摸她的頭,她便換上了
一副舒服的表情。

  「造人!造人!」

  我笑了笑,把她身上依然還是那幺樸素的單衣單褲褪去,然後脫掉自己的衣
服壓了上去。

  雖然生了一胎,是小狐貍的身材依然沒有走樣,小肚子還是那幺光滑,明明
哺乳期有變大一點的小胸脯也縮水縮了回去,仿佛還是叁年前我把她撿回來的時
候一樣。

  恍惚間,我仿佛又回到了當成的洞房花燭夜,雖然現在天還是亮的,但是一
切好像都沒有變。

  我的手輕車熟路地撫上了青丘的胸脯,因爲不大,所以捏起來反而有一種Q
彈的感覺,聽說太大了捏起來就是軟綿綿的,沒有這種手感了,而且青丘的剛好
一手抓一個,手掌微彎就可以讓乳肉充滿整個手心,不多不少剛剛好。

  「嗯……」小狐貍挺起胸,很喜歡我對她身體迷戀的樣子。

  我低下頭噙住她的兩片嘴唇,她配合地張開嘴伸出小香舌和我伸過去的舌頭
交纏在一起,手開始順著腰肢的曲線往下,拖住她嬌小的臀部把她擡起來整個人
放在我腿上,她也伸出兩只手摟住我的脖子,感受著彼此的愛意。

  「你硬了。」吻畢,小狐貍伸出手抓住我的肉棒,吃吃笑了兩聲:「跟人家
接吻這幺舒服嗎?」

  每次一到做這種事的時候,平常一直透著一股呆萌氣質的小狐貍就會變得不
一樣,充滿了魅惑的氣質,狐貍耳朵和尾巴也會跳出來。

  我壞笑著去抓她的尾巴,只輕輕一捏,小狐貍就會軟倒在我懷裏,眼睛濕潤
得仿佛可以滴出水來。

  「你濕了沒有?」我在她的尾巴上捏來捏去,小狐貍的屁股扭了扭,不說話。

  「還嘴硬。」我另一只手往下飛快地一探,然後就舉起已經變得濕漉漉的這
只手在她面前搖晃。

  「討厭!」小狐貍一把把我推倒,然後調整了一下坐姿,握住我的肉棒然後
擡腰下沈,我就感覺肉棒很順滑地被一處濕滑緊致的洞穴吞了進去。

  依然是留有一截進不去就頂到了最深處。

  小狐貍一只手按住我的胸口,腰部輕輕扭著,享受著肉棒在裏面攪來攪去的
感覺,看上去挺爽的樣子。

  不過我這樣沒什幺感覺,于是便使壞地往上一挺腰,小狐貍尖叫一聲就趴倒
下來,然後我就用兩只手托住她的小屁股開始上下套弄。

  每次插進去的時候小狐貍的耳朵就會豎起來,拔出來的時候耳朵會耷拉下來,
如果在她後庭用手指點一下她還會全身繃緊,捏尾巴則是穴道蠕動。

  掌握了這些弱點的我可以輕松把小狐貍弄到高潮,最後在小狐貍高潮叁次之
後,才忍不住地一泄如注,播下了種子。

  「你可要多造幾只哦……」小狐貍趴在我的胸口喃喃道。

  「你想造幾只,我就給你造幾只。」我撫著她光滑如錦的後背,說。

  「是——這樣嗎?」

  「是這樣啦。」

  …………

  「大家,都長大了不少呢。」在送家裏最小的小四月第一次出遠門去上大學
的時候,青丘忍不住感歎。

  家裏變得冷清起來,孩子們都長大離開了。

  「已經可以吃掉了呢。」我笑了笑。

  「嗯,是呢……」青丘也笑了起來,歲月完全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幺印記,
看上去依然還是小狐貍的樣子,呆萌依舊,十叁四歲的模樣看上去甚至比小四月
還要小,「不過……」

  「?」我望向青丘。

  青丘走到我邊上,望著我:「不過我已經吃飽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啦!」小狐貍溫柔地笑著,握住了我搭在輪椅上的手。

  「啊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呢。」我歎氣。

  「我說,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會是這樣啊?」小狐貍突然換上一副氣鼓鼓的樣
子,「你還說你沒有騙過我!」

  「哪有,我一開始只是想自救而已啊!」我冤枉地喊道。

  「是——這樣嗎?」小狐貍瞪著我的眼睛,握著我的手的小手微微用力。

  「是這樣啦……」我的聲音漸漸變得微弱,到後來就慢慢聽不見了。

  「啊啊,是這樣啊。」小狐貍看著我慢慢閉上的雙眼,微微歎著氣,「老公。」

  「……」我用力勾起一絲微笑,但是貌似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謝謝你。」小狐貍抱住我,我感覺恍惚間似乎回到了媽媽的懷抱裏一樣,
意識漸漸褪去……

  …………

  「嗚嗚嗚,這漫畫也太感人了!」我抽了抽鼻子,把眼淚給吸了回去。

  「餵,黃潇,你不是吧?看個漫畫也能看哭?這漫畫也沒多感人啊?」坐我
邊上的死胖子很破壞氣氛地怪叫。

  「滾一邊去。」我一把推開他。

  「明天就放假了,你去哪浪啊?」胖子問。

  「回老家,青山縣。」我白了他一眼,「該祭祖了。」

  「不是吧你,都2109年了還祭祖,你哪來的原始人啊?」胖子怪叫著,
「你老家不就一群老太太老頭子嗎?有什幺好玩的?」

  「呵呵,我可是有個青梅竹馬的,懶得理你。」

  「?!!」死胖子突然面色潮紅鼻子噴著氣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青梅竹馬!?」

  忘了介紹,這位名字叫作張熙巖的胖子是個究極死宅,最萌的屬性就是幼馴
染,也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

  「不可能介紹給你認識的,死了這條心吧。」我扳開他的手。

  「黃潇哥哥,爸爸,爺爺,求求你,帶我去你老家玩吧!」

  「不可能。」

  「求求你!下學期你的早餐我包了!」

  「……」

  最終,我倆一起坐上了去往青山縣的高鐵。

  「哇,黃潇,你看那邊,cos的是誰啊?」張熙巖突然用胳膊頂了頂我,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去。

  一頭銀白色的披肩短發,頭頂一個有些髒的黑色蝴蝶結,身上穿的是黑色的
襯衣和長褲,看上去……說實話打扮挺土的,簡直像是上上世紀的打扮,但是那
一頭銀發實在太吸引人的視線了,反而顯得衣服怎幺樣都沒那幺重要了。

  尤其是這位小女孩的側臉,看上去雖然只有十叁四歲的樣子,但是曲線卻意
外的柔和,反而有一種人妻的成熟感……如果有那種「蘿莉人妻控」看到的話或
許會直接膜拜爲信仰吧?

  那個小女孩似乎感受到了視線突然往這邊看來在看到我的時候明顯一楞,然
後表情突然變得奇怪了起來。?我們認識嗎?

  不過小女孩很快收回了視線,睡覺去了。

  啊,大概是錯覺吧。

  「不認識,可能人家只是覺得染這個發色好看吧?」我回了胖子一句,便自
顧自地望向窗外。

  說起來,好像有幾年沒回青山縣了,也不知道「青丘九月」——我的這位青
梅竹馬怎幺樣了?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我即將回去的青山縣會發生什幺……

国产裸体裸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