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珍藏的猎物

精彩内容:

「啊……!啊!嗯啊!好棒!深點……在深點……啊!」
女人的欣喜的嘶吼在房間裏回蕩著,身前的人影高舉著女人的腳踝兩人的下身激烈的撞擊著。
昏暗的光源下隱約的能看見女人身前的人影有著與女人相同的美麗曲線,如瀑的白金色秀發隨著他的挺動飛舞著,站立的人影甩動了頭揮開阻礙她視線的頭發底下露出的是臉蛋是就連正在呻吟的女子都無法比擬的豔麗。
但是人影的胸部正面是一片平坦,下身紮在女人臀部的碩大陽物再在證實了眼前的麗人是位男子。
「拜托……再深點啊……這樣根本就……嗚!對,就是那……個呃啊!
男人放下了女人的雙腿,只憑著下身支撐她,但是他無所謂,因爲女人被緊縛的雙臂正吊在房裏中央的橫梁上,負擔了多數的重量。
他抽出了本來插在女人陰部的玻璃僞陽具,隨手擲到一旁,同時另一手將放在一旁桌面上正發出震動馬達運轉聲比玻璃僞陽具更粗長的電動按摩棒,開啓了另一個開關,透明硅膠下的粗大顆粒開始蠕動著,沒有任何的言語直接的插進女人早已濕潤不堪的腔內。
男人抓過女人的臀肉繼續的挺動自己的堅硬,配合著頂在自己鼠膝部的按摩棒,從腸膜的內側一同刺激著女人的子宮頸。
此時女人發出了更加響亮、激情、誘人的嘶語。
被抛棄在角落的碎裂物,散發著白色的熱氣,上面布滿著淫彌的液體與氣味隨著溫度的散失,漸漸的冷卻、黯淡。
假日的午後,男人換上了女性牛仔褲,在布料的包附下他那與女性無異甚至過之的美麗長腿、緊致俏挺的臀部顯得更加的誘人,上身雖然是相當普通的襯衫與外套,但是光憑著他那用豔麗二字仍不足以形容的臉蛋,略施粉脂便足以有傾城的美麗,再加上奪人目光、耀眼的白金色秀發,每當他如此裝扮時,身邊總是有著無數的目光。
一如往常,他駕著前些日子購入的重型機車前往鬧區。卸下安全帽的瞬間,周圍的衆人不禁的發出了歎息,男人無不張著自己垂涎的嘴,女人甚至連身旁伴侶失態的舉動都已遺忘。
他是那幺的混亂衆生,特別是在這玄發黑瞳的地域。
這裏是他第一次前來的街道,每當他物色到了新的獵物,他便會再更換下個獵場,畢竟這幺一個引人注目的人物不可能不引來守護者的注意。
今日,已是第二回走過這個街角了,時間正是用餐前的片刻,腹腔的饑蠕讓他有些不耐,但是爲了滿足精神與肉體的饑渴,他可以忍耐,只要能找到適合的獵物。
想法剛飄過意識,他便嗅到了獵物的氣味。
「妳這個賤人說什幺!老子可是在妳身上花了那幺多時間跟精力,甚至是金錢!妳居然一句「我們不合適」就想抛棄老子!」
街旁總會有這幺樣的情況發生,每當到了這幺季節。
「哼!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幺樣子,大學被退學、工作的地方被開除一點用處都沒有,還敢這幺大聲!」
「妳!」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他心想:「時機成熟了。」
當男子的手再度舉起時,本以爲會再挨上一巴掌的女人瑟縮的閉上了眼,但沒有感到火熱的刺痛出現在臉上,倒是聽見了一聲巨響,像是有個人撞倒了一旁的垃圾桶上的聲音。
張開雙眼一看,眼前出現的是一位極度美麗的女子。
「妳沒是吧?哎呀,都紅腫成這樣了。」
女子略爲冰冷的手指輕撫著她火辣的臉蛋,而她只能訝異的望著哪美麗的臉龐連自己的疼痛都遺忘了。
從旁人的目光看來,男子在舉起手的時候,女子來到了他身旁一個側身貫踢就把男子踹到了街邊的垃圾桶堆中。
女人也是個美麗異常的女性,兩個美的驚人的人物站在一起,其中一位憐愛的眼神輝映著另一位楚楚可憐的模樣,不禁讓人有無限的遐想。
見周圍的目光開始有了變化,他引著女人離開了現場,前往剛剛物色到的餐廳並邀請女人用餐。中性帶有獨特音質的嗓音讓女人迷惑的不疑有他。
兩人愉快的閑話家常,兩人此時彷佛已是多年的好友般無所不談,他甚致還透露了自己的身分,聞言,女子只是樂的花枝亂顫。
餐後,兩人一同前往了高級的影城,包廂裏兩人相互倚著。
劇情中的男女激情時,他摟著女人靈巧的雙手輕撫著女人的胸腹,雖然禮貌的避開了最敏感的位置,但是這樣的調情卻已讓女人呼吸變得混亂,眼神變得迷蒙濕潤,兩人的雙唇交迭時他已經肯定女人是他今日最理想的獵物。
「別……不要在這裏……嗯……。」女人攔住了他自膝頭探往腿根的手。
「到我家……繼續……好嗎?」耳邊的輕呢,讓女人心理一陣酥癢。
兩人抛下了還剩下近叁十分鍾的影城,跨上了他的機車,全速的前往男人的住所。
男人領著女人進入了房內,兩人的衣著早在進入屋內時開始離開身體,淩亂的散落在走廊上。
房內相當的空曠,雖說並不是相當的寬廣,除了周圍的置物架與櫥櫃外中央是空曠的一片,在視覺上讓人有種空蕩的感覺。空氣中彌漫著熏香混雜著奇異腥味的氣味,但此刻女人沒有多想。
他拉過了一旁有些不同的高腳椅,把女人抱起放上去。這高腳椅只有淺短呈新月形的坐墊,高度則是配合著男人的身高便利他的入侵。
男人一手捧著女人的乳房吮著高挺的乳頭,一手激烈的撫著女人的陰唇,隨著動作的加劇女人的股間開始變得潮濕,緊閉的肉唇也漸漸開放。空氣中的熏香開始轉變爲淫彌的野獸氣味。
他熟練的找出了那開始充血勃起的荳蔻,指腹細細的磨蹭著,讓女人發出了呻吟。
手指入侵的瞬間。女人緊擁住男人的頭讓他深埋在自己的豐乳間,男人的手指淺淺的騷刮著肉壁,時而輕撫時而重壓,讓女人一陣陣的顫抖。
女人沈醉在男人的撫弄時,他掙脫了女人的擁抱極據侵略性的穩住女人的嘴唇,女人也積極的吐出軟肉響應著男人。
此時,男人的另一只手拈取了泉湧的淫液,繞過了臀部塗抹在女人緊閉的菊蕾上。
「嗯哈……那裏是……嗚嗯!」
男人刻意的只在外頭回蕩,細致的刮擾著,同時微微的插入在主人刻意封閉時又回蕩在門邊。
「我沒試過……而且……很髒。」女人嬌羞的埋在男人的鬓邊但沒有拒絕。
「那幺,洗一下就可以啦。」男人露出了微笑,極誘人的。
他抓起了女人的雙手,拉下了上頭的鎖鏈與手铐捆綁了女人。
「不可以逃跑喔,可愛的小綿羊。」說著還輕啄了她的唇。
女人脹紅著臉,忸怩著身軀,乖乖的坐在原處。
他拿出了水桶與浣腸的器具,還有一個大容量的保溫壺,帶有孔洞的肛塞連接著水管直到水桶裏,另一個單向的細孔上的水管則連到男人手中的巨大針筒。
男人從壺中吸取了液體,重新接回到了細管上。執起了肛塞,男人刻意的在女人面前舔抵、吞吐著,讓女人臉紅心跳。
「放輕松喔。」濕潤的肛塞尖端抵著女人未曾開發的幽門。
「嗯!」石傘沒入體內,括約肌本能的收緊,連結柄端細柱上的顆粒上她感到一陣搔癢。
夾子夾住了粗大的排管,比體溫略高的液體開始湧入了腸內,女人感到了體內一陣溫暖。液體全數進入後,他輕柔的按摩腹部,雖然腹內的液體讓她有些不適但是這樣的動作卻讓她分外的舒適。
「要解開啰。」「嗯啊啊……。」
褐濁色的液體湧入了水桶中,水的聲響讓女人羞紅了臉,緊抱著男人:「不……不要看啦!」
男人第二次注入了液體,這次在她排泄時,男人親吻著女人的雙頰與嘴唇,讓女人更加的不知所措,可愛的模樣讓男人不禁微笑。
待體內出來的液體已是澄清時,已是第四回的排泄,女人感到脫力,身體緊靠著他,臉上自然是朝紅不退。
從已無法完全緊縮的花蕾上取下了器具,女人吐出了細細呻吟,把整組器具投進水桶中,男人用腳踢開了放在滑輪平台上的水桶,手指再次的挑戰。
這次,女人沒有拒絕他,或該說無力拒絕,隔著腸膜與陰肉男人刺激著女人體內的敏感處,而體內的蠕動是女人僅剩的抵抗。
「小綿羊,你想要嗎?嗯?」男人用額頭撐起她的額頭,用那美麗的鼻尖娑撫著對方的鼻梁。
「……我……的……。」
「說清楚喔,不然沒有獎勵。」
「我想要大野狼的……大棒子。」女人吻著他的嘴唇,渴求的說著。
男人托起女人的雙腿,肉莖挺進了菊蕾。
「啊啊!進來了,肉棒……進來了,好……啊啊!好熱啊!」
隨著女人的淫吟漸響,他的動作也開始加大,抓起了一旁架上的玻璃陽具同時順手開啓了鄰旁的按摩棒。
玻璃插入的瞬間女人挺起了纖腰:「嗚啊!好冰……好舒服……啊!小穴跟屁眼都……呼啊!」
兩人劇烈的動作推開了高腳椅,女人的雙腿也被高高的舉起,因爲無法施力只能依賴著男人的動作。
在換上了按摩棒後。男人放開了她一只腳,女人的肉穴與肛門完全的暴露出來,同時也更加的深入,女人此時只能從張著嘴吐著呻吟與唾沫。
「啊啊……我……我快……不行了!咦嗚啊!」
右乳被緊緊的捏住,連同乳頭大範圍的改變了形狀。「啊啊!好爽……!再更多!拜托……咬我!」
懷中人有所求,當然是要有所響應,男人重新的托起女人被放下的腳,像是要求更加的深入女人雙腿擺開了男人的手,僅僅的盤住了對方的腰,同時讓兩個體內的刺激物更加深入。
見狀,他僅是低下了頭銜住女人胸前那未被抓住的粉紅色。
「啊!哈啊!……我快要……到了……快……。」女人奮力的抓著手铐上的鐵鏈想盡辦法擡高自己的身體,下身也配合著男人的節奏挺動。
女人體內的收縮開始變得激烈,一陣一陣,次次都越束越緊,男人松開了乳頭,做好了准備。
「我快要!快……!……去……去……!」
聞言,他用力的頂入。
「………………!!!」女人刺激到無法吐出任何的聲音,緊咬著牙關高高的挺起身子在無聲中達到了頂點。
只見銀光一閃,女人在高潮中感覺到一陣刺痛,朦胧的雙眼想看清肚子上的紅痕爲何,只見男人手中的實心封口球塞住了她的口腔。
女人這才看清胸腹的狀況。
僵直的身體仍不住的顫抖,男人無視女人不知所雲的咽嗚,趁著腔內仍緊縮著抽去了按摩棒,轉爲挺著自己刺入那還灼熱的肉壺。
男人沒有言語,只是喘息的繼續挺動,隨著他的動作女人腹上的開口開始湧出了鮮紅的緞帶,一點一點、一段一段、有時甚至是一次湧出了大半的彩帶。
「啊啊!哈啊啊!高興吧!我也快到了!妳就好好接住啊!」
沒有人回應他,但是肉體碰撞的聲響對他就是最棒的呻吟。
男人的堅挺開始等動著,他感覺到自己的肛門也緊緊的開始向內收縮,但是肉壺卻開始變得無力,他二話不說伸手插入了女人的體內抓住了她的陰道,同時將子宮頸套過了龜頭,在一陣抖動後,男人將灼熱的白液確實的注入了子宮。
女人像是感應到了熱液的注入,腰際也不住的顫抖,脊椎反射忠實的呈現了肉體應有的反應。
滿足的發泄過後,男人取過了第二層架上的束帶,趁著自己尚未消退還能堵住濁液的流出,束帶繞在子宮頸的下端,另兩條則束住了排卵管。
身體的劇痛讓女人幾乎失去了意識,男人的入侵動作又一次的讓她痛醒過來此時,肉體本能的切斷了身體部份的痛覺,但是女人早已驚恐得無法回過神。
男人退出了她的身體,放下她早已無法動作的下肢,動作迅速的來到了右側的櫃子,熟練的取出櫃中的器材。
一只鮮紅的管路銜接在一個詭異的寬頸環上,男人套上了女人白皙的頸項上管路的位置接在頸邊,一陣刺痛後,女人因充滿氧氣的鮮血開始湧入腦袋而從即將失去意識的狀態中漸漸清醒。
後頸一股奇異的壓迫感傳來,她才又看見了男人那張美麗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我爲妳接上了我所設計的特別裝置,因爲我還想再多多享受妳的呻吟及肉體,所以現在妳的血液是由人工心髒提供的,讓妳的腦還不至于那幺快死,就算不用呼吸也沒關系,另外我也切斷了妳痛覺的神經,這樣就不用怕痛啰。」
男人欣喜的露出笑容,那是足以令所以人爲之傾倒的美麗笑靥,但此時在她的眼中卻是如同惡魔般的恐怖。
這時她才開始湧出了淚水。
幾個置物架又被拉近,在揭去了上面的掩蓋布女人看到了只曾在電視影集中手術室才有的道具。
房間內此刻已不再有熏香或男女淫彌的氣味,取而代之的是濃厚到足以令人窒息的鐵鏽味。
身體無法按意識的傳達動作,只能有些微的擺動,女人卻清楚的感覺到男人的手撥開了自己腹部的開口,一股冰冷的觸感從傷口附近傳來,呈圓弧形向下移動。
啪搭!
肉片掉落在鮮血上的聲音清楚的傳入耳中,她知道那是什幺東西離開了自己身體,但是她卻沒有那個勇氣去看清楚自己到底失去了多少的肉體。
啪搭!
「嗚嗚!嗚嗚嗚嗚!!嗚!?」女人很驚訝自己仍能控制自己的肺髒來發出咽嗚,驚恐中混雜著驚訝。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還要多享受妳的呻吟,當然會避開控制橫隔膜的肌肉,所以不用驚訝。」
男人冷靜的敘述反而增加了恐懼,她也不顧會令他更加興奮的可能性,開始了高聲的吼著,可惜口中的球阻去了聲音。
移除了腔內的僅剩的胃、肝、腎、脾、胰、膀胱,空蕩蕩的腹腔在男人的眼中,是無比的美麗。
「啊啊……妳果然有著如我想的一般美麗的內在,這樣的鮮紅不帶雜質。」
男人說著探入了空腔之中,一寸寸舔抵著腹壁。
舌尖接觸到體內,這完全不曾、完全不可能感受到的感覺清楚的沿著脊髓,透過名爲「恐懼」的擴大器傳入腦海,女人睜大了雙眼哭喊著。
女人的咽嗚直接從上方傳來,配合著幾乎還無意義但仍舊鼓動的心跳,在這小小的空間內回蕩著,像是聖樂、像是來自天使的詠歌,男人是這幺想的。
幾乎舔盡了腔內的殘血後,男人起身放下了女人。接觸到地面冰冷的鮮血,女人又是一陣尖叫。
「我可愛的羔羊,讓我再多體會妳的溫暖。」
跨坐在女人的協腹上,男人沿著乳暈邊緣劃開了肌膚,撚著乳頭扯下了一片圓形。不理會身下因敏感地帶被抽離的呻吟,男人握住了整個乳房將刀子垂直的刺入爲等會兒的動作做准備。
挺起了身,男人的陽具已經充滿了熱血,握著乳房直接的刺入。
「啊!」「呼嗯!!」
男人的歎息與女人的驚吼同時響起,但是前者絲毫不理會,開始抓握著乳房讓柔軟的乳腺與脂肪摩擦著自己的肉棒。
在一陣劇烈的婤插後,男人再次的射出了陽精澆灌在大胸肌上。在男人享受著柔軟時,女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乳房中隨著抽插被帶出染著鮮血的內容物,白色的乳腺,黃色的脂肪,還有幾條仍泌著血的小血管。
完全的軟化後,他站到了女人的頭頂上,在她上方跪了下來。
「就要結束了,讓我體會妳最後的溫暖吧。」
男人取出了口中的球體,下體棲近了她的嘴,將他仍半軟的肉莖放入,在女人被強制打直的喉中再次勃起,陰囊包覆著兩個豐碩的睪丸也一同擠入開始冰冷的口腔。
「嘔咳!咕噜……惡……嗚嗚嗚!」
無視女人,男人握著頭奮力的抽插,這是最後的了,能從這個肉體得到的最後的快感。
男人拆下了女人頸上的裝置,緊掐著喉嚨以增加自己的快感,在抽插的過程中甚至還卸下了女人的下颚。
在氣管中注入了最後的灼熱的同時,獵物徹底的冷卻。
他這才割下了腹腔內最後的器官——「子宮」
捧著那裝滿體液的肉袋,離開了房間來到了地下室。
整個地下室被完全改裝成特殊的水槽,淡黃色的液體裝滿了整個地下室,男人步下了階梯,讓液體慢慢的淹過自己,投身進這他收藏多年的寶物中。
布滿了整個液體下層的子宮球,隨著擾動而懸浮,漸漸將那美麗的軀體覆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