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神雕侠侣邪恶版

精彩内容:

五月江南,氣候最好的時節,蒙古人暫時的撤退,讓人們再次回歸以前安逸
的生活。大街小巷人頭攢動,今天是賞花節,還有精彩的表演,所以大家都集中
到了湖畔的小廣場上,異常擁擠。

  在擁擠人群的角落裏,站著一對男女,男的中等身材,一臉憨厚老實的樣子,
很是普通,但是隱約中帶著一股英雄氣質,而女的貌美如花,不但漂亮而且氣質
極佳,清純中還有一絲俏皮可愛,雖然穿著普通的勁裝衣褲,還是遮蓋不住她完
美的身材。

  這二人正是大俠郭靖和愛妻黃蓉。二人保衛襄陽後,一直隱居桃花島,如今
女兒郭芙漸漸大了,黃蓉想出來走走散散心,于是把女兒留在桃花島,二人來到
江南遊玩。

  在擁擠的人群裏,身體幾乎是貼在一起的,郭靖緊貼在黃蓉身後,黃蓉好奇
的東張西望,突然鑼鼓喧天,大戲開始了,人們更加擁擠到舞台附近,關注著舞
台。黃蓉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

  這時一衹大手覆蓋住了黃蓉的屁股,緩緩的揉搓捏動著。黃蓉渾身一緊,轉
頭一看,丈夫郭靖一臉壞笑看著自己,黃蓉嬌羞的轉過頭,屁股自覺的想後微微
撅起,享受著丈夫的愛撫。

  原來,婚後的郭靖好似變了個人一樣,對性愛充滿渴望,尤其喜歡尋求刺激。
在桃花島的時候,郭靖就喜歡在各種地方與黃蓉歡好,到了襄陽後,更是在城墻
軍營等地方操過黃蓉。剛開始黃蓉有些不能接受,在郭靖的誘導下初步嘗試,最
後變成接受,然後開始享受,甚至會主動提出一些方案來滿足丈夫的癖好。她知
道,靖哥哥最喜歡在危險的地方玩弄自己,甚至喜歡當著別人幹自己,有一次在
襄陽,聚義廳裏人們在開會討論,郭靖帶著黃蓉偷偷的在隔壁交歡,門的另一邊,
衆人激烈的討論,而門後黃蓉撅著屁股被丈夫郭靖瘋狂的操著。每當這種時候,
兩個人都能達到不一樣的刺激與高潮。

  所以在這擁擠的人群裏,郭靖忍不住開始猥亵自己的愛妻,來滿足自己變態
的慾望。

  黃蓉的屁股又圓又翹,手感極佳,富有彈性並且柔軟細膩、郭靖最喜歡從後
面幹她了。

  郭靖正享受著猥亵愛妻的快感,突然有人用胳膊肘觸了觸自己,郭靖轉頭一
看,是個中年男人,壞笑的看著自己。

  郭靖心中一動,他一直有個想法,一種沖動,他不止一次幻想著愛妻黃蓉被
別的男人操弄,他經常在玩弄黃蓉身體的時候,都會幻想如果現在玩弄愛妻的是
別的男人,該會是什麽感覺,每當想到這個場景,郭靖就會興奮無比,就會更加
瘋狂的操弄黃蓉,偶爾他也會邊操著黃蓉邊暗示她,讓她想象現在操她的是別的
男人,比如呂文德,比如魯有腳,甚至一些不認識的陌生人,每當這個時候,黃
蓉都會嬌羞的埋怨丈夫變態,但是那種刺激卻讓她很快能達到高潮。

  但是,那衹停留在幻想,如果真的讓別的男人碰黃蓉,郭靖心裏還是很矛盾
的。

  人群擁擠,黃蓉雙手放在胸前,頂在前面人的後背,她可不想用自己的胸部
去貼著前面人,而身後丈夫郭靖也是貼在她背上,手卻在自己的臀部愛撫捏弄著。

  中年人悄悄貼在郭靖耳邊說了兩句話,郭靖猶豫了一下,把放在黃蓉臀部的
手鬆開了,黃蓉感到丈夫的手離開,正奇怪呢,緊接著大手又覆蓋上來,比剛才
還用力的捏動揉搓著,興奮的她輕聲哼了一下。前面的人奇怪的回頭看了一眼她,
黃蓉報以羞澀的一笑,把前面的男人笑的魂都酥了,可看到黃蓉身後的郭靖,慌
忙轉過頭去。

  如果現在黃蓉回頭的話,她會發現,現在在玩弄她屁股的人,並不是她的靖
哥哥,而是一個陌生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大手按在黃蓉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搓捏弄,豐滿的屁股,富有彈性
卻很柔軟的臀肉,讓他慾火焚身。

  第一次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正在用大手愛撫捏弄自己妻子的屁股,郭靖又
緊張又興奮。雖然是隔著褲子,但是看到男人的手指非常用力陷入黃蓉的臀部,
臀肉被他大力的抓捏著,而黃蓉並不知道現在摸她的人竟然是個陌生人,所以還
微微撅著屁股方便「丈夫」的撫弄。郭靖的緊張與糾結慢慢的消失了,更多的是
刺激和興奮,一邊觀察周圍的情況,一邊欣賞著愛妻被別的男人猥亵。

  中年人很快把郭靖擠到一邊,身子貼著黃蓉站好,兩衹手全都用上了。抓住
黃蓉的兩瓣臀肉,肆意的抓捏揉搓。激動的享受著它們的彈性與柔軟。

  漸漸的男人的大手移向黃蓉兩腿之間,順著臀縫來回撫弄,一直達到她的裆
部,隔著褲子輕柔的按摩著。

  黃蓉感到「丈夫」的意圖,羞澀的扭動屁股,想要逃避,但是陣陣快感讓她
不願反抗。周邊人群看著舞台上的戲曲,時而高聲喝彩,在這樣的環境下被猥亵
撫摸,太刺激了,太興奮了。

  雖然隔著褲子,男人還是準確的找到黃蓉的陰蒂位置,時輕時重的撫弄,刺
激的黃蓉身體不可控的顫抖著,突然一聲輕微的呻吟,黃蓉渾身緊繃,一顫一顫
的達到了高潮。雙腿用力的夾住了男人的大手。男人非常懂事的溫柔的隔著褲子
在黃蓉的肉縫上撫摸安慰。

  好一會兒,中年人抽回自己的手,舉起來,郭靖能看到,上面微微的濕潤,
看來妻子的褲裆已經被淫水濕透了。中年人很滿意黃蓉的反應,看到黃蓉軟軟的
靠過來,毫不客氣的攬住了她的腰,用力的將自己的下體頂了過去。郭靖知道男
人那裏肯定是堅挺無比的。

  被男人的堅硬頂在屁股上,黃蓉一聲低呼,但沒有躲閃,反而緩緩扭動屁股
用力的蹭著。中年人很享受,也緩緩的蠕動屁股,隔著褲子感受著女人肉感的屁
股帶來的刺激。

  男人突然弓了下身子,微微蹲了一下,雙手把住黃蓉的屁股,略微調整了一
下,然後用力一頂。黃蓉差點叫出聲來,捂住自己的嘴巴,雙腳踮起腳尖。郭靖
知道男人隔著褲子用雞巴頂到了黃蓉的肉穴,兩個人就這樣下體緩緩的研磨著。

  郭靖看到自己妻子被陌生男人如此的猥亵,竟然興奮異常,下體激動的要爆
炸了。

  中年人的手緩緩的向前移動想要去摸黃蓉的乳房,郭靖突然將他擠開,抱住
黃蓉,落荒而逃。倒不是他不想妻子繼續被侵犯,而是他現在要好好發泄體內洶
湧的慾望。

  客棧裏,瘋狂的戰役終于結束了,兩具赤裸的肉體相互糾纏著癱軟在床上。

  從沒如此盡興過,連著操了兩次,郭靖衹要想到那個男人對黃蓉的猥亵,就
會像失去理智的野獸,瘋狂的在黃蓉肉體上發泄。

  黃蓉虛弱的趴在丈夫懷裏,數次的高潮,讓她身體得到極大的滿足。突然嬌
羞的她,輕輕捶了郭靖一下:「靖哥哥,剛才在廣場妳好過分。」

  郭靖心中一動:「怎麽了?」

  黃蓉羞紅了臉頰:「那麽多的人,妳還那麽摸我,還……還……」

  郭靖笑道:「還什麽呀?」

  黃蓉嘤咛一聲:「討厭鬼!妳還用它隔著褲子插進來。羞死了。」

  郭靖心中一動,剛剛射完的陰莖又有些硬了:「插進去了?」

  黃蓉又捶了他一下:「裝傻啊?那麽用力,我又沒穿亵褲,妳這個大頭頭一
下子就戳了進來,要不是隔著褲子,就全插進去了。」

  「臥槽」郭靖眼睛一亮,陰莖瞬間暴脹:「蓉兒真的被別的男人插入了,雖
然隔著褲子,雖然衹是一個龜頭,但原本衹屬于我的肉穴,終于迎來了第二個男
人的進入。」

  看到男人再次的堅硬,黃蓉嬌羞道:「啊,妳又想了?妳今天怎麽這麽興奮
啊?」

  不管愛妻的疑問,郭靖翻身壓上愛妻的身子,順勢一頂,再次進入愛妻緊湊
的陰道,瘋狂的抽插起來。

  過了很久,房間裏才安靜了下來。黃蓉已經在高潮後,昏睡過去。郭靖看著
一絲不挂的嬌妻,白嫩完美的身體,想象著剛剛那個中年人赤裸的壓在上面蠕動
的樣子,竟然下體又硬了。

  搖了搖頭,郭靖緩緩起身,腰眼還真有點酸軟。穿好衣服,用薄被蓋住黃蓉
白嫩刺眼的嬌軀,走出房間,他要去樓下補充點能量了。

  來到樓下,找了張桌子,點了點兒吃的,對面就坐下一個人。

  郭靖擡頭一看,竟然是那個在廣場上猥亵黃蓉的中年人。

  「妳跟蹤我?」郭靖道。

  中年人微微一笑,現在郭靖才仔細打量這個人,有些斯文,但又很結實的感
覺,應該會些拳腳,長得很普通,但有種特殊的氣質還是很吸引人的,總體上給
人的感覺很穩重可靠。

  中年人先自我介紹道:「鄙人董青鬆,是做茶葉生意的。請教閣下?」

  人家如此客氣,郭靖也不好說什麽:「在下郭靖,江湖遊客。」

  這時飯菜端了上來,董青鬆讓小二加了一個杯子和碗筷,然後道:「我開門
見山的說吧。剛剛在廣場上的那個女子,郭兄是從哪個園子裏包的?姿色身材都
是超一流的。郭兄是否願意割愛,我願出叁倍的價格。」

  郭靖一愣,笑了笑:「不瞞董兄,這個實在不方便,因爲她是我的妻子。」

  董青鬆驚訝的看著郭靖,難以置信的喝了一杯酒,然後大笑起來。

  郭靖愣愣的看著他。

  董青鬆笑了會兒道:「我董某終于找到知音了。」

  郭靖不明所以,董青鬆道:「我也不瞞郭兄,我也有此愛好。」看到郭靖疑
惑的眼神:「淫妻。」

  不知不覺,聊了很久。董青鬆道:「郭兄如果不嫌棄,現在去我家坐坐,咱
們再細聊。」郭靖不傻,想到他剛剛聊的內容,心中一動。

  回屋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妻子,郭靖留下紙條,將房門反鎖,然後推窗而出。

  董青鬆站在門口等候,領著郭靖向家走去。

  從外面看,很普通的一處院落,可進了門,就看出主人的品味的不俗,絕對
是個享受生活的人,院子適中,布置的很講究很幹凈。

  一進客廳,迎面走來一位少婦,年紀不大,也就二十多歲,長得很標致,雖
然沒有黃蓉漂亮,但卻有股高貴的氣質。

  董青鬆介紹道:「這就是我的妻子,許小蝶。是本城知府大人的千金。是我
第二任妻子。」

  剛剛聽他說過前妻早逝。郭靖忙行禮。

  品著茶,許小蝶坐在一旁撫琴,悠揚琴聲配上茗茶和美景,郭靖竟然有些醉
了的感覺,這就叫陶醉吧。

  撫琴的許小蝶更是顯得典雅文靜,溫文爾雅的氣質是黃蓉缺少的,郭靖竟然
有種想要征服她的感覺。

  董青鬆一直暗暗觀察郭靖,看到他眼中的慾望,滿意的點了點頭。

  一曲奏畢,許小蝶溫柔似水的聲音響起:「夫君,我去歇息一下。」說完,
美目瞟向郭靖,帶著一股媚勁兒,郭靖的魂兒好像被勾了一下。小蝶輕笑一聲,
緩步走入內室。郭靖略帶失望的看著她的背影。

  董青鬆笑著道:「郭兄弟見笑了。小蝶從小嬌生慣養,身體不像尊夫人那樣
緊實。」這話說的郭靖心中一跳,想到在廣場上,董青鬆的大手用力抓捏愛妻黃
蓉屁股的情景。

  又品了會兒茶,董青鬆提議帶郭靖參觀一下院子。二人閑庭信步的走著,最
後來到後院的臥室前,董青鬆推開門,請郭靖先進。

  郭靖進屋後四下看了看,整個屋子布置的很有品味,端莊大氣,再往裏看,
眼前的景色讓郭靖大吃一驚,同時也是血脈偾張的移不開眼神。

  裏屋的床上,橫臥著一具玉體,一絲不挂的玉體,豐胸翹臀,下體的毛發一
覽無遺。正是董青鬆的妻子許小蝶。

  脫光衣服的她,少了一分高貴,多了一分淫媚,尤其這身材,太性感太淫蕩
了。

  郭靖目不轉睛的盯著看,董青鬆輕輕碰了他一下:「郭兄,不要客氣。小蝶
剛剛回來沐浴更衣等妳半天了。」

  郭靖還在猶豫,董青鬆道:「難道郭兄對小蝶不滿意?」

  郭靖忙道:「沒有沒有,怎麽可能不滿意,簡直是……」盯著小蝶豐滿的乳
峰說不出話來。這對乳房可比黃蓉的大不少啊,就像兩個裝滿水的皮球,淺褐色
的乳暈上挺立著淡淡褐色的乳頭。

  董青鬆輕輕推了把郭靖,郭靖傻傻的邁了一步,但他還是不敢。

  許小蝶有些著急了,微笑著下了床,兩條修長白玉般的美腿,交替著緩緩走
向郭靖,郭靖流著口水盯著女人的大腿,下體已經堅硬無比了。

  許小蝶走到郭靖面前,膩聲道全哦:「郭兄弟何必客氣,小蝶真的很喜歡妳,
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讓妳填補我的空虛。」說著,小手在玉體上遊走,然後拉住郭
靖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妳看,它都興奮了呢。」用郭靖的大手摩擦自己的
乳頭。郭靖明顯感到頭頭的堅挺。

  小蝶發出一陣銷魂的呻吟,來自于郭靖用力的抓捏。豐滿的乳肉被大手肆意
的搓揉,白嫩的肌膚在手指間穿梭。這是郭靖第一次碰觸別的女人的乳房,他從
沒想過有一天能玩弄別的女人的身體,雖然他幻想過。而現在,自己手中真實的
觸感,柔軟滑膩,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根本無法思考,無法停下來。

  揉捏的力度越來越大,許小蝶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突然雙臂摟抱住郭靖的脖
子,獻上自己的朱唇,郭靖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第一次與妻子以外的女人激吻。

  唇舌相互糾纏交替,郭靖的手不光撫弄女人的乳房,而是在女人滑嫩的身體
上肆意遊走撫摸揉搓。

  女人的屁股很大,雖然沒有黃蓉的翹,但很豐滿,揉搓起來很過瘾,兩片臀
肉被用力抓捏著,郭靖腦海裏浮現出黃蓉被董青鬆玩弄屁股的情景。

  不知何時,女人的小手已經抓住了郭靖堅硬的陽具,溫柔的撸動,這時郭靖
才發現自己也已經赤裸裸的了。而且已經到了床邊。

  結束了熱吻,女人低頭看了一眼抓在手裏的肉棒,興奮的道:「好大啊。」
說完蹲下了身子。

  香舌溫柔的遊走在粗大的棒體,舔的很仔細,每一處都舔到了,從碩大的龜
頭,一路向下,一直到兩顆巨大的陰囊,女人很溫柔很認真,小嘴輕輕含住囊袋,
吮吸著舔弄著,小手持續著撸動粗大的棒體。

  郭靖低頭看著美麗女人的伺候,難以想象,現在這個熟練的舔弄男人雞巴的
女人就是剛剛還溫文爾雅的撫琴的高貴女子。自己的老婆黃蓉也會爲自己口交,
但是比起許小蝶的技術可差的不少。看著自己粗大的陽具出入著女人的小嘴,郭
靖感覺陽具異常的堅硬無比。

  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蝶,白嫩修長的身體,小手用力的揉搓著自己豐滿的乳房,
眼神妩媚,小嘴微張吐露芬芳,發出低低的呻吟:「來嘛~~幹我~~我要~嗯
哦~~」

  郭靖再也忍不住了,抵在女人迷人穴口的陽具用力一頂,全根插入小蝶的體
內。

  「啊啊啊~~好大~~好硬啊~~舒服死我了~~啊啊哦啊~~用力幹我~~
小蝶喜歡~~啊啊啊~~~」女人溫柔的叫著,扭動著身體迎合著男人的進攻。

  第一次幹妻子以外的女人,第一次幹別人的老婆,第一次在別的男人面前操
逼,而且這個男人是被操女人的丈夫……郭靖已經迷失在這重重的刺激中,變態
的性慾讓他失去理智,他衹有瘋狂的發泄著最原始的慾望,去占有、去蹂躏。

  看著郭靖強壯的身體壓在愛妻的身上,有力地聳動,結實的屁股快速的在妻
子的胯間起伏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董青鬆知道妻子的肉穴已經是淫水泛濫
了。掏出自己怒挺的陽具,邊看著郭靖幹著自己老婆邊撸動著,腦海裏浮現出郭
靖愛妻黃蓉的樣子,幻想著自己用同樣的方式幹著黃蓉玩弄著她的身體,董青鬆
更加激動,陽具更加堅硬,他知道如果順利的話,很快他的願望就能實現,當然
他並不知道郭靖黃蓉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話,估計他就不敢妄想了。

  小蝶閉著眼,臉上洋溢著滿足興奮的表情,郭靖強壯的身體,粗大的雞巴,
有力的抽插,讓她饑渴的身體體會到滿足感,尤其在丈夫的注視下,被一個衹有
一面之緣的男人肆意的姦淫玩弄身體,讓她更加的興奮激動。小手按在男人結束
的屁股上,隨著它上下起伏,好似在幫助它更有力的運動。

  熱烈的親吻,兩個人的唇舌糾纏著,小蝶嬌喘呻吟:「好棒~~幹我~~嗯
嗯啊啊~~好爽~用力~~啊啊啊啊~~又來了~~愛死妳了~~用力幹我~啊
啊啊~~好爽~~哈哈啊啊啊~~」雙臂環繞著郭靖的脖子,充滿誘惑的眼睛,
妩媚的看著郭靖,這個男人真不賴,比上次那個買茶葉的商人強太多了,這結實
的肌肉,太男人了,這力量比上個月那個腳夫還強,哦,太爽了。

  兩個人全情投入在性愛的樂趣裏,盡情的發泄享受。

  董青鬆興奮的看著妻子與郭靖的激情表演,撸動著雞巴,那裏已經漲的發紫
了。

  許小蝶看到了丈夫的樣子,溫柔的對郭靖道:「好哥哥,咱們換個姿勢吧~~
嗯嗯~~」

  郭靖不捨的又用力的插了兩下,小蝶爽的渾身顫抖,幽怨的眼神充滿妩媚:
「討厭~啊~」大雞巴退出時刮到陰道裏的嫩肉,讓她又是一陣激動。

  郭靖愛憐的撫摸著女人的身體,看著她豐韻白嫩的身體緩緩的翻轉,趴俯在
床上,肥美的屁股高高撅起,兩片白嫩肥美的臀肉,擠出那道深深的臀縫,一朵
菊花若隱若現,惹得郭靖大手不停的抓捏愛撫。

  愛妻黃蓉從來不會主動的采用這個姿勢,而郭靖愛妻心切,不敢太過要求,
所以兩個人基本都是傳統姿勢,但其實郭靖很喜歡後入式(估計每個男人都喜歡
吧)。

  感受著男人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溫柔而有力的撫弄,許小蝶撒嬌的呻吟著:
「好哥哥,別摸了~嗯~小蝶要~快來~啊~」

  郭靖道:「妳想要什麽?妳這屁股真美啊……」

  小蝶搖擺著屁股,嬌羞的道:「妳好壞~~啊啊~~小蝶要哥哥的大雞巴~
啊啊~~要大雞巴插我的騷逼~~」

  聽到女人如此淫蕩的叫聲,郭靖再也忍不住了,堅硬的雞巴用力的插入淫水
泛濫的肉穴。

  當許小蝶說要換姿勢的時候,董青鬆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所以當郭靖從身後
插入小蝶的小穴並開始奮力抽插的時候,他已經脫光了衣服,挺著怒漲的陽具上
了床,許小蝶很熟練的含住丈夫送來的肉棒,開始娴熟的舔弄。

  郭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下體停止了動作。許小蝶不安的扭動
屁股,吐出嘴裏的肉棒昵吶的道:「別停啊~~幹我~快~幹我~」屁股前後移
動套弄著郭靖的陽具。

  看著這對夫妻的表演,郭靖發出一聲悶哼,下體更加堅硬了,雙手扶住小蝶
的蠻腰,開始更加猛烈的撞擊她肥大的屁股「啪啪啪」狂響。

  由于激烈的頂動,小蝶不能正常的含弄嘴裏的肉棒,衹能隨著郭靖瘋狂的抽
插,讓丈夫的陽具在嘴裏出入。董青鬆看著郭靖瘋狂的操著自己妻子的小穴,淫
水四濺,而自己的雞巴被卡在妻子的嘴裏機械的進進出出,既興奮又刺激,心道:
「操吧,妳就用力操吧,過不久我也要這麽操妳老婆,不對,要比妳更瘋狂的操
妳女人。」

  郭靖現在仿佛變了一個人,興奮的聳動身體,陽具用力的抽插著女人的肉穴,
而女人的丈夫在抽插她的嘴。竟然和女人的丈夫一起姦淫她,這樣的刺激讓這位
大俠郭靖迷失在了狂熱的性愛裏。

  姦淫一直在持續,郭靖體力超強,把小蝶操的泄身十余次了。

  回到客棧,已經天黑了。黃蓉早就醒了,收拾幹凈,等著郭靖。

  郭靖帶回好多好吃的,說碰到一個朋友,明天帶黃蓉一起去做客,黃蓉開心
的吃著,幸福的依偎著丈夫。

  精致的小院,確實讓黃蓉感覺不錯,而小蝶的優雅脫俗的氣質,也讓她一見
如故。品茶聽琴聊天,很快就融爲一家人般的親密。

  到最後,郭靖黃蓉直接搬進了董青鬆家裏,同吃同住。兩對夫婦親密無間。

  董青鬆很滿意,他知道時機成熟了,和郭靖開始商量下一步的計劃。

  郭靖享受著小蝶口舌的服務,陽具被舔的硬梆梆的,每次趁著黃蓉睡覺或者
洗澡的時候,他都會來找小蝶發泄獸慾,而小蝶從來不拒絕。

  郭靖聽著董青山的計劃,摸著他妻子小蝶的奶子,陽具抽插著女人的小穴,
他期盼看到董青山玩弄妻子的場景。

  在叁人周密安排下,黃蓉跟著靖哥哥「不經意」撞見董青山夫婦行房的樣子。

  看著平日裏清純高雅的小蝶,淫蕩的表現,黃蓉非常震驚,同時也非常的興
奮,回到屋裏就和靖哥哥激情的交合,腦海裏不斷浮現出董青山赤裸的樣子,尤
其是那根不輸給丈夫的雞巴,那麽大那麽長顯的那麽的硬,想著,她再次達到了
高潮。

  晚餐的氣氛有點暧昧,自從「偷窺」了董青山夫婦行房,黃蓉每一次看到二
人都有點尴尬,好在靖哥哥很大方。

  今天的酒很好喝,在談笑中,黃蓉不知不覺喝了四五杯。

  漸漸的黃蓉感到渾身燥熱,一陣陣悸動從身體敏感處擴散到全身,整個身體
都軟綿綿的,好想要。

  難道酒有問題?可是看靖哥哥毫無反應,很正常啊。難道是自己不勝酒力?
也不應該啊,自己的酒量黃蓉還是知道的。

  「妹妹,妳是怎麽了?」許小蝶比黃蓉大幾歲,二人以姐妹相稱。黃蓉摸了
摸臉頰,看到許小蝶的臉也是紅撲撲的:「沒事,這酒好厲害,有點頭暈。」許
小蝶笑了笑道:「這酒專門滋陰補陽的,對咱們女人特別好。等一會兒妳會體會
更好的效果呢。來,再喝一杯。」說著,自己先幹了一杯。黃蓉也衹好一飲而盡。

  燥熱更加強烈,下體空虛感也更加明顯,淫水泛濫,黃蓉清晰的感覺到亵褲
已經濕透了,胸前的玉乳像是被蒸熟的饅頭,發脹發熱,乳頭已經堅硬了,好想
被摸。

  昏昏沈沈的黃蓉在慾火中煎熬,一雙大手從背後襲來,穿過她的腋下,直達
她的胸前,被玉乳高高頂起的豐滿胸部,被大手用力的抓捏住。

  黃蓉舒服的一聲呻吟:「哦~靖哥哥~嗯~舒服~~啊啊~~輕點~~不要~~」
突然意識到還有外人在場,靖哥哥竟然這樣猥亵自己的胸部,好羞人好刺激,不
禁羞澀的看了一下四周。

  嗯?黃蓉愣了,因爲她看到丈夫郭靖坐在自己斜對面,而董青山的妻子,她
的姐妹許小蝶,正坐在他的懷裏,兩個人在熱情激烈的熱吻,能看到他們的舌頭
在激烈的糾纏,而靖哥哥的大手已經伸進小蝶的衣內,大力的搓揉著女人的乳房。

  丈夫在對面和別的女人纏綿,那自己胸前的手是誰的?黃蓉迷茫的轉頭,看
到了董青山饑渴的眼神。

  「啊~怎麽是妳?啊~住手~哦~~靖哥哥,救我~~」黃蓉已經渾身無力,
根本擺脫不了董青山的糾纏,雙手無力的想要掙脫男人的束縛,根本沒有作用,
眼睜睜的看著男人的雙手伸入衣襟裏。

  董青山很會保養,他的手也保養的很好,很細嫩但依然很有力量。有力的抓
捏著黃蓉的乳峰,感受它飽滿的柔軟和彈性。硬硬的乳頭表明,這個女人已經很
興奮了。

  親吻著黃蓉的脖頸:「弟妹,別緊張,哥哥一定讓妳舒服了。妳看他們不是
很享受嗎?妳也可以,我們都可以。」

  黃蓉被陣陣快感弄的嬌喘籲籲,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軟軟的靠在男人
懷裏,看著對面自己的丈夫已經扒開許小蝶的衣襟,饑渴的親吻玩弄著別人妻子
的乳房,而自己的乳房也被別人的丈夫玩弄著。

  似乎明白了這是個局,董青山夫婦設的局,丈夫郭靖也是同夥。黃蓉知道自
己丈夫的愛好,喜歡在不同的地方猥亵自己,喜歡在人多的地方挑逗自己,但她
沒想到,丈夫竟然爲了尋求刺激,出賣自己,讓別的男人來玩弄自己。

  黃蓉哭了,流淚了,她放棄了。她知道自己被下藥了,丈夫竟然夥同他人給
自己下藥,好讓別的男人來玩弄自己。

  乳頭強烈的快感讓黃蓉不自覺的呻吟出聲,男人的舌頭快速的撥動著硬硬的
小櫻桃,那裏本來衹屬于自己的丈夫,現在卻被另一個男人舔著吮吸著。男人很
會吸,乳頭被含在他的嘴裏,有節奏的吮吸著,時快時慢,一會兒用力一會兒輕
柔,比丈夫弄的舒服多了。

  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上了床,上衣已經被扒光了,上半身完全赤裸在董青
山的面前。董青山也已經赤膊上陣,壓在黃蓉白嫩的身體上,感受著她的絲滑肌
膚,富有彈性的肉體。

  黃蓉的乳房沒有小蝶的大,但是飽滿的肉峰,鼓囊囊的極富彈性,肉感十足,
抓捏上去,滑膩的柔軟和彈彈的肉感,讓人愛不釋手,尤其是粉嫩的乳頭,由于
興奮已經硬硬的變成暗紅色,含在嘴裏,乳肉好似要融化在唇邊。

  黃蓉把頭扭到一旁,無奈的忍受著男人的玩弄,卻看到另一邊的床上,自己
的丈夫郭靖已經赤裸了身體,跪在床上,而許小蝶也一絲不挂的趴跪在他面前,
撅著屁股,小嘴溫柔的含著郭靖的雞巴,舔著吸著,兩個人都很投入。黃蓉竟然
看的癡迷了,身體裏更加興奮了,不自覺的配合著董青山擡了擡屁股,讓他順利
的脫下她的褲子,從裏到外全部脫掉。

  一絲不挂的黃蓉躺在董青山的身下,完美的身材讓他貪婪的欣賞,從美顔的
面容到迷人的脖頸,豐滿的胸部到平坦仟細的蠻腰,挺翹的圓臀和修長的雙腿,
黑黑的陰毛下那誘人的肉縫。

  當黃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雙腿已經被董青山擺成M型,下體完全裸露在
男人的眼前,美麗的陰唇被男人溫柔的含著舔著,粉嫩的肉穴,流出的淫水,被
男人的舌頭貪婪的舔入嘴裏,舌頭還不時的探入肉穴裏,最要命的是敏感的陰蒂,
由于藥物的影響,更加敏感,被董青山一陣舔弄,讓黃蓉不自禁的發出淫蕩的呻
吟,大屁股不自覺的扭動起來,不一會兒就達到了高潮。

  董青山看著黃蓉迷人的肉穴,由于高潮一抖一抖的身體,脫掉自己的褲子,
一根粗大的雞巴暴露在黃蓉面前。

  黃蓉羞澀的轉開頭,看到另一張床上,丈夫郭靖正壓在董青山的妻子許小蝶
身上,小蝶兩條白皙修長的雙腿,夾在他健美的腰間,郭靖結實的腰臀有力而快
速的在許小蝶胯間起伏,能聽到肉棒出入肉穴的聲音「噗嗤噗嗤」還有肉體碰撞
的啪啪啪的聲音。兩個人都很投入,小蝶呻吟著浪叫著,扭動著身體配合著郭靖
的操弄。

  黃蓉看的口幹舌燥,董青山輕輕吻著她的脖頸,低喃道:「弟妹別著急,我
立刻也要妳舒服。」

  黃蓉嬌羞的搖搖頭:「不~~啊啊啊啊~~」隨著董青山的插入,黃蓉發出
滿足的呻吟,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了,她不再是幹凈的女人了,不再是衹屬于
丈夫一個人了,她的生命裏,有了第二個男人。但黃蓉不能預料的是,這衹是開
始,她以後的生命裏,會出現更多的男人。這是後話。

  董青山緩緩的將自己的陽具插入黃蓉的體內最深處,富有彈性的緊箍感,讓
他驚歎不已:「弟妹,已經生過孩子了,怎麽妳的小穴還這麽緊啊?太爽了,跟
處女似的,哦,舒服。」慢慢擺動腰力,將雞巴抽出一半再緩緩插入,享受黃蓉
肉穴帶給他的快感。

  「啊~哦~不要~快拔出去~啊~靖哥哥,救我~哦~啊~~」黃蓉流著淚
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董青山伏下身,親吻著黃蓉的臉頰脖頸:「弟妹,好好享受吧,人生苦短,
爲什麽非要壓抑自己的本性。男女之事才是咱們最原始的本性,男女交配本來就
是天經地義的,尋求最大的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妳看妳相公,多麽享受這樣的感
覺啊。」

  黃蓉感到迷茫了,看到丈夫郭靖開心的趴在許小蝶的身上,興奮的聳動著身
體,兩個人都很快樂,還不時的看看這邊,相互調笑著。而自己體內的快感隨著
董青山抽插的速度和力量的加大,變得更加洶湧。

  「啊啊啊啊~~」再次在別的男人的抽插下,達到了高潮,黃蓉被操的完全
迷失了自己。

  男人這個時候才開始吻她的嘴,她沒有拒絕,很配合的伸出了舌頭。

  兩張床上,兩對互換的夫妻,都在瘋狂的做愛、性交,享受著最原始的快樂。

  夜色已深,屋裏的性愛盛宴還在繼續,這將是個無眠的夜。

  天已經大亮,人們又開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董府的臥室的床上,黃蓉赤裸的身體裹在薄被裏,疲憊的沈睡著。昨晚董青
山不知疲倦的在她身上發泄著獸慾,在她體內射了叁次,而她記不清高潮了幾次,
最後疲憊的她,在高潮的余韻中睡去。

  醒來後的黃蓉,感到自己被抱著,男人雄壯的身體,把她緊緊摟在懷裏,很
有安全感。突然意識到了什麽,黃蓉驚恐的轉過頭,竟然發現在身後抱著自己的,
竟然是自己的丈夫郭靖。

  蜷縮在丈夫的懷裏,黃蓉迷茫的道:「是夢嗎?」

  郭靖微微一笑,撫摸著妻子滑嫩的身體:「如果是夢,妳喜歡嗎?」

  腦海裏浮現出昨晚董青山狂野的動作,下體的肉穴裏好像還能感受到被他巨
大陽具抽插後脹脹的感覺,讓她嬌羞不以:「靖哥哥,我好怕。我不知道。」

  郭靖愛憐的親吻著妻子的額頭,摟的更緊了:「對不起,蓉兒。讓妳受委屈
了,但是我太愛妳了,我想讓妳體會最快樂的事情,我知道妳也喜歡,但是總是
壓抑自己,如果妳不喜歡,妳就不會喜歡我在公衆場合摸妳。我知道每一次在公
衆場合摸妳,妳都會很興奮,記得我挑逗過妳,如果讓某個男人摸妳甚至和妳發
生關係,那個時候,妳很興奮,回到床上,特別的狂野。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妳
是喜歡這樣的。我愛妳,蓉兒,我不希望妳壓抑自己,同時我很開心,妳和我一
樣,都喜歡這樣的生活。以後咱們不要壓抑自己了,大膽的尋求我們的快樂吧。」

  「可是……」黃蓉有些猶豫,她不想承認自己的淫蕩,但好像丈夫說的有些
準確。

  郭靖摟著愛妻:「不要去想那麽多,衹是單純的享受肉體上的快樂。性愛不
光是傳宗接代。衹要我們彼此相愛,互相認可,沒有必要壓抑自己。」

  黃蓉深吸一口氣:「那妳真的不介意我和別的男人……那個?」

  郭靖吻了吻愛妻的脖子:「我以前也不敢去想,但是我發現,一想到妳被別
的男人摸,被別的男人親,甚至被別的男人幹,我就會非常興奮。昨天真真正正
的看到妳赤裸的被董大哥壓在身下,妳的奶子被他抓著捏著親著咬著,妳的身體
被他肆意撫弄,妳的小穴被他的陽具用力抽插著,而妳興奮的叫著,配合著。我
感覺我比妳還興奮,尤其我還幹著小蝶,那種感覺簡直就是我夢寐以求的。蓉兒,
妳呢?妳是不是感覺和我一樣?」說著,郭靖的陽具已經硬挺著頂在愛妻的屁股
上。

  黃蓉被丈夫說的羞澀的不知道該說什麽,屁股上感受著丈夫的堅硬,竟然又
産生了渴望。

  夫妻瘋狂的做愛,郭靖的雞巴比以前更大更硬,動作更狂野,仿佛變了個人,
而黃蓉也是比以前更加的淫蕩興奮。

  高潮過後,黃蓉一臉滿足的依偎在丈夫的身下,二人親吻著,安慰彼此激情
後的肉體。

  一聲輕咳,夫妻二人一驚,轉頭一看,許小蝶和董青山微笑著站在床邊看著
二人。

  黃蓉一聲嬌呼,忙抓來薄被裹住赤裸的身體。郭靖則坦然的翻身坐了起來。

  許小蝶笑道:「妹妹何必再藏,昨晚都被看了通通透透了。」

  黃蓉羞得鑽進被子,不敢出聲。就算丈夫郭靖怎麽哄,也不露頭。

  郭靖無奈的聳聳肩,許小蝶拿過他的衣服,示意他們離開,郭靖點點頭,穿
好衣服,沖著董青山一抱拳:「董兄。」董青山笑道:「郭兄,請。」兩個換妻
的男人竟沒有一絲尴尬。

  二人離開了房間,來到客廳。董青山倒好茶,郭靖也是渴了,喝了一杯:
「董兄,感覺如何?」郭靖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先開口詢問的。董青山也一愣,
隨即笑道:「郭兄果然超凡不俗。」給郭靖又倒上茶:「不瞞郭兄,弟妹是愚兄
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比賤內小蝶還要美,而身材就更是萬裏挑一,董某到目前爲
止,還沒見過比弟妹更完美的女人。衹是……」喝了口茶:「弟妹在床上的表現
略顯生疏,技巧和經驗還是不足,當然這些以後都可以彌補。而且以弟妹的樣貌
身材,這些已不重要,愚兄有幸和弟妹雲雨歡好,真是前世修來的大福份,而郭
兄就是我董某的知己,恩人。董某能和弟妹有這份緣分,都拜兄弟所賜,我以茶
代酒敬妳一杯。」

  郭靖舉起茶杯:「董兄客氣了。小蝶也是女人中的極品女人,董兄也是好福
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