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高清性色生活片春如旧 1-11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7-26 08:02 編輯
第一章煙雨如夢
我喜歡從前的春天,那麽溫暖的春天,那麽明媚的春天,那麽……充滿活力的春天;柳綠桃紅都在眼前,燕子時來梁上,銜著春泥點點。而你就斜倚在我懷裏,我的臉頰緊緊貼著你的側臉,溫潤如玉,清涼如水。我的雙臂環繞在你身旁,聽你深一句淺一句地哼唱: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叁願。
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叁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聲音袅娜,悠揚婉轉,每一句都纏繞在我的心上,刻下永不磨滅的印記。
我愛陽光、愛春天、可我更愛那時最美好的你阿。
如今春日依舊,我卻只在春天的午夜裏喝酒,朦胧的眼睛裏醉意難休,我最親愛的你卻又在哪裏呢?
有人說人要是開始不斷回憶從前,那麽他一定已經老了,我老了嗎?也許是吧,盡管我的面容還很年輕,可我的心的確已經老了。
前排提示母子亂文,大車拉小馬~不喜勿進~架!

我叫沈歡,17歲,正在讀高二,雖然身體已經和成年人沒有區別,可心理還未成熟,正是情窦說開未開的年紀;我出生于一個單親家庭,媽媽叫沈君,今年36歲,是一家集團公司的總裁,業務設計房地産,物流,酒店,藝術品行業等等,我還有一個妹妹沈月,15歲剛上初叁。
媽媽身高一米七二,修長筆直的玉腿,標準的s形身材,增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雪一樣白嫩的肌膚,總是讓我想起宋詞裏那句:"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精緻的五官,妩媚得一對大眼睛總是含著水波,默默注視你的時候,會使你覺得她含情欲訴,比美酒更容易讓人沈醉,當她笑起來的時候那彎彎的眸子,比天上的月兒更加迷人,造物主一定是把人間所有的美好都留給她了,真的好偏心阿……
媽媽是性格是個百變女神,生意場上,她雷厲風行,狠辣果決,絕不容情,是遠近聞名的鐵娘子;而在家裏,卻時而俏皮可愛時而風情萬種,既有少女一樣的嬌憨,也有所有成熟女人最美好的風韻,她尤其喜歡戲弄我,並且跟妹妹姐妹相稱。我和妹妹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爲她還有嚴厲美母的一面,真正涉及到大事,涉及到權力方面無論在家裏還是公司她都習慣說一不二,獨斷專行。而我從來沒有也不喜歡反抗媽媽得決定,誰讓她總是正確的呢!總之我和妹妹就是媽媽手心的面團任她搓扁揉圓 毫無反抗之力,我還以爲這樣的日子就是永遠。
那天是星期五,天氣陰,一如我低落的心情,沈悶又迷茫,放佛一切人和事物都是淡淡的。
"媽,你回來啦,今天下班怎麽這麽晚?"
"臭歡歡,要不是媽媽想你,擔心你餓肚子,還要更晚呢。"媽媽一邊說一邊伸出蔥白一樣的玉指用力的點在我的額頭。
"媽,我都17了好嗎,你還天天叫我小名多難聽阿。"
"呦,你個臭小子,毛還沒長齊呢,你就是27,37,一樣還是媽媽的小寶寶,臭歡歡,來給媽媽抱抱親親嘻嘻……"
我無奈看著玩心大起 快速靠近的媽媽,趕緊起身想跑,不想一下被媽媽抓住校服後的領子
"臭歡歡,你再跑一個看看,快轉過來來給媽媽親親"
我本來心情就不好,又被媽媽戲弄,想著原來調戲也有壞處阿……媽媽怎麽就看不出我心情不好呢!我一著急猛地回頭,只感覺嘴唇碰到一團軟軟的東西,它是那樣的火熱、甜美、豐潤,我只感覺正貼合著我的媽媽前傾的身子一抖,由于我轉身太快,媽媽豐腴彈嫩的身子緊緊的壓在了我的身上,胸前兩團巨大的柔軟讓我如墜雲端,成熟女人魅惑的氣息將我包裹……爲什麽我還不會喝酒,卻感覺自己醉了?只看到媽媽水波妩媚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神裏滿是不可思議的光彩。
我清醒了就想遠離媽媽的身子,可媽媽卻忽然用手摟住我的脖子,把她火一樣紅的嘴唇湊近我的耳根,輕聲問道:"歡歡,媽媽香嗎?你喜歡嗎?"
說完媽媽就松開我,促狹的看著一臉窘態的我咯咯笑著,
看著媽媽臉上已經升起的火雲,我只感覺自己臉上也像火燒一樣的熱,由于媽媽進門剛脫了西裝外套,上身只有一件純白色的襯衫,此時領口兩顆扣子已經打開,如雪的輕薄襯衫,比雪還白一分的晶瑩膚色,還有胸前那讓人心驚的白膩,兩只雪兔之間深深的乳溝,刺得我眼睛生疼,讓心好像一只被擊中的飛鳥不斷地墜向深淵。
胸腔裏的心髒,像戰爭開始前的戰鼓一樣擂個不停,我真害怕它會跳出來,我只知道呆呆的看著媽媽,口幹舌燥了一會兒才傻傻地回到:媽媽香,好香……
"臭歡歡,你學壞了哦,故意占媽媽便宜"
不知何時下體已經硬的像鋼鐵一般矗立,看著媽媽似笑非笑的眼光,我慌忙拿過書包,看似無意放在身前.羞赧的無法開口任何話,叁步兩步跑向二樓我自己的房間,當然身體很不自然……回頭只看媽媽還在原地,妩媚的大眼睛裏充滿了狡黠,好像一只愚弄凡人得逞的小狐狸……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渾身血液放佛還在沸騰,腦子裏亂哄哄地,媽媽可真是個妖精來的,這樣天生的尤物,偏偏卻喜歡捉弄我,真是令人又喜又悲;喜的是這樣得大美人是我的媽媽世上與我最親密的人,悲的卻是正因爲她是媽媽,我永遠不可以對她有任何其他想法,因爲對于我心中完美的媽媽來說,那是肮髒的,可恥的,不可饒恕的,我很早就知道我對媽媽的依賴有多深,記得小時候,我最怕打雷,那時候媽媽還沒有收養妹妹,她總是在漆黑的夜裏,風雨大作,電閃雷鳴之時,將我緊緊擁抱在懷裏,我的頭埋在媽媽柔軟的胸前,是那麽的溫暖,安全。不知不覺間就趕走我的恐懼,很容易就進入了夢鄉。
想到這裏我深深感到自己的無恥,我怎麽能對最愛我也是我最愛的媽媽,生出可恥的想法呢?媽媽只是喜歡調戲我罷了,正因爲她對我沒有防備,所以才肆無忌憚,那絕不是媽媽的本意…沒錯一定是這樣的…我深深地自責自己的的龌龊反應,一時間腦海裏欲念盡去,褲子上的山包也漸漸消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快速成長保護我最愛的媽媽,變成他希望中的樣子,盡管我只有17歲,可我卻沒有如別人一樣有任何的叛逆心理,我從來只聽媽媽的話,從來不會反抗媽媽的安排,只因爲我知道我和媽媽相依爲命的日子是多麽不容易,我們相連的不止血肉還有心靈,我此時非常自豪自己的成熟,我還以爲比同齡人聽話就是成熟的表現。此時沈悶的心情放佛也在不經意中淡化了很多。
不一會兒,敲門聲就想起了:"歡歡,準備下樓吃飯了,你妹妹已經回來了,快給我去布置碗筷。"
"噢,我這就下去"
妹妹和我不一樣,她上學放學都有媽媽的助理許粟專車接送,而我就沒這個待遇了,媽媽從小就信奉窮養男富養女,我每天只能自己騎自行車上學,媽媽美其名曰: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方成大器。甚至身體鍛煉媽媽也是格外嚴厲,我不僅拜過幾個老師學習散打和泰拳等搏擊技術,在15歲之後的每年假期,都要去隔絕島參加訓練,相比隔絕島我更喜歡叫那裏地獄島……盡管我的日子裏充滿了緊迫和汗水,但我卻很少像其他人一樣抱怨,也許是因爲媽媽的美,也許是因爲習慣,媽媽雖然強勢,我卻從來都不覺得順從她有什麽不好,誰讓她那麽美麗又聰明呢。說來也怪,在外面我什麽都不怕,在家裏卻循規蹈矩,怕媽媽調戲(當然也享受)更怕她生氣,不知道什麽每次媽媽生氣難過的時候我的心就一樣跟著絞痛,也許這就是母子連心吧。
飯桌上,妹妹平靜的說著今天又被老師表揚了幾次,男生如何討厭等等,而媽媽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助理粟兒姐聊著公司的事情,因爲我覺得許粟這個名字太生硬,所以更喜歡叫她粟兒姐。只有我在這個沈悶的天氣裏,放佛也化身一片暗淡的烏雲,一句話也不想說。
"歡歡,你怎麽回事,今天心情很不好哦?"
"沒有啊媽,我挺好的,就是有點累,不想說話"我勉強笑了一下說道。
"臭小子,媽還不知道你?兒子長大了,有心事也不和媽媽說,我真的好心痛"
媽媽邊說邊蹙眉,一手捂著心口,表情楚楚可憐,眸子裏水汪汪一片,放佛我不說實話,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一樣。
"媽,我……"
"哥你快點說啦,你肯定有事,是不是早戀啦,嗯?我聽佳佳說,你最近和一個學姐,整天成雙成對的,好親熱哦~嘻嘻"
妹妹這麽一說,媽媽本來動人臉上立刻就陰沈了下來,因爲她明確告訴過我,不許我早戀。
沈月這個死丫頭,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我不想媽媽生氣,只好實話實說
"沈月,你別胡說阿,我沒有戀愛,只是,只是我爽約了內疚而已"
媽媽俏臉上的表情卻依然緊繃著,沒有絲毫放松,面無表情地問道:"那麽是男的朋友還是女的朋友?"
"是女的"我低下頭小聲回答
"呵,兒子真的長大了呢,連媽媽的話都當耳邊風了"還記得我說過什麽?嗯?
媽媽嘲諷的語氣讓我心裏很受傷,盡管我確實對戀愛有向往。
"媽我真的沒有早戀,只是普通朋友,是校報裏的學姐阿,人家一直挺照顧我的,今天拜托我幫她拿些東西回家,我卻被老師叫去幫忙,所以失了約,對學姐很內疚。"
"真的就這樣?沈歡,你看著媽媽的眼睛"
媽媽的語氣還是那樣冰冷,
我鼓起勇氣與媽媽對視,難以理解她美麗的眼睛裏射出的目光如何可以那樣強勢、凜然,充滿了攻擊力……像一把劍,鋒利筆直刺向我的眼睛。只是片刻我就潰敗下來,低頭移開了自己的目光
我真的難以理解,一件小事,她怎麽會生氣到這種程度?對于別的富家子弟來說,別說早戀,恐怖女人都不知道玩過多少了,而我卻謹記媽媽的嚴訓,從來不敢逾越。雖然我確實隱瞞了一些東西,也確實心裏暗戀學姐想和她發生什麽……但畢竟還沒有發生不是嗎?
"君姐你就別生氣了,歡歡你還不知道嗎,乖的很,一向最聽你的
話了,怎麽會早戀呢"
聽到粟兒姐替我說話,我立刻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只見她悄悄對我眨了眨眼睛
"歡歡快跟你媽媽道歉"
我只好雙手扶住媽媽的手臂輕聲說道"媽,我錯了,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早戀"
"沈歡,你給我記著,你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你是我生的,你是我身上的一塊肉,你的生命還有你的靈魂你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以後我不許你跟那個學姐來往!"
媽媽還是是那樣的美麗,溫暖的明黃色燈光下,放佛出塵的仙子,可此時身上的寒氣卻猶如實質。
我難以想象媽媽竟然說出這麽激烈的話,第一次我的心裏充滿了不忿、委屈。憑什麽?難道我是你的奴隸,或者一個機器人嗎?難道我沒有一點自己的自由嗎?哪怕是心的自由!難道我是你的提線木偶嗎?
從小到大的順從在這一刻,化爲憤怒的烈火,在我的心裏節節長高,原來我不是沒有逆反心理,只是一日一日的壓抑在心底最角落裏而不自知。
我猛然擡起頭,大聲地的對媽媽喊到:"不,我不答應!別說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就算我是喜歡芷薇學姐,那又怎麽了?哪個少年不懷春,我難道連喜歡一個人的權利都沒有嗎?是的我什麽都是你的,那麽我的心裏想什麽,你是不是都要控制?
燈光下,只見媽媽的身子竟然微微晃了晃,一向堅強的她,眼圈也有些微微發紅"沈歡,你敢這樣和我說話?你敢反駁我?…你真的出息了阿……"
說完手指顫抖地指著我,兩行清淚慢慢從臉上劃過,我記憶中從來沒看到媽媽哭泣過,無論生意多麽艱難,無論一個女人獨自支撐一切多麽孤獨,她始終以強硬的姿態回擊敵人和世界,也許一向"懂事乖順的兒子",這樣的逆反,讓她有一種,辛苦養大的豬竟然背叛她的感覺
不知是誰說過,再美的女人哭起來一樣很醜,這句話卻對媽媽沒用,她的鳳眼含淚,像破碎的水晶反射出七彩的微光,睫毛微微顫抖,小巧得耳朵似乎因爲氣憤而發紅,挺拔的鼻子微微的皺著,那櫻桃小嘴罕見委屈的扁向一邊……我一時竟有些目眩,只想起一句唐詩來:梨花一枝春帶雨……我到底做了什麽孽。
短暫地走神過後,我卻反應過來媽媽有些不可理喻。本來幸災樂禍的妹妹此時見到媽媽流淚也慌了起來"笨蛋哥哥,你說什麽呢快給媽媽道歉!"
一時間粟兒姐和妹妹都手忙腳亂的安慰媽媽,順帶指責我要我道歉,我只覺得更加氣憤,難道是我錯了?我連暗戀一個人的權利都沒有嗎?
雖然看著媽媽得淚珠兒簌簌直下,止也止不住,我的一心一樣揪得生疼,可我卻仍然咬著牙說道:"我不會道歉的,我的心是屬于我自己的,我就是喜歡芷薇學姐,而且我還要追她,我要她做我得女朋友!哈哈。"
媽媽身子好像忽然沒了骨頭一樣,軟軟的向地上倒去,好在粟兒姐和妹妹就在身邊趕忙扶住了媽媽
"你滾,你給我滾出去,別回來了。"
"哈哈滾就滾,我早就受夠了!"
說完我背起書包就往外跑,天上烏雲密布,細小的雨絲紛紛揚揚,落在我的身上卻涼在了心底,可我只覺得一切是那麽的暢快,
我放佛出籠的猛虎,脫獄的囚犯,自由,這就是無邊無際的自由嗎……哈哈
不理會背後粟兒姐和妹妹急切的喊聲,還夾雜著媽媽嗚咽得哭聲,嘈雜煩亂,嘈雜紛亂,不管他,與我何幹!我只想跑,快速地跑,瘋狂地跑,漫無目的的跑,在四月的細雨中不要命的跑……
氣喘籲籲,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撐住雙膝,肺裏猶如火燒,喉嚨嗓子無處不疼。放眼四周,燈紅酒綠,卻在細雨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這座我生活了17年的城市,第一次讓我感到陌生。我在哪裏呀,回頭,家早已經看不見了,我不知道跑了有多遠,頭發正在濕漉漉的滴水,劃過我的眼睛我的臉,掉在心裏的湖面上,這潭死水,卻沒有一絲波瀾泛起。
一停下來,心裏像被巨石壓著,喘不過氣來,又酸又疼,委屈、難過、自責,千頭萬緒還是紛紛而來原來我也這麽叛逆,原來我這麽輕易就傷害了最愛的媽媽,她還在哭嗎?我真的很過分嗎?我此刻又能去哪裏呢?
第一個想到得就是芷薇學姐,畢竟她是心在我心裏想的最多的人,但我立刻就否定了,我還不知道她是否也對我有感覺,怎麽可以這樣狼狽地出現在她面前。
摸了摸口袋裏的手機,我還是決定打給梁偉,他是我最喜歡的鐵哥們,這小子皮膚白的堪比女人,還容易臉紅,標準的小奶狗,俊俏風流讓人堪憂,一副《紅樓夢》裏秦锺的鬼樣子,然而你要是信了他的表面的德行,肯定得吃大虧,這小子心裏可狠著呢。
電話接通,耳邊的聲音有些吵鬧,像是歌聲。
我大聲對著話筒喊"小梁子在哪嗨呢,你哥現在無處可去,快給個地址我去找你"。
只聽那邊傳來女人銷魂的浪叫,"老公~肏我,含住人家的舌頭,用力肏我~嗯…好美阿"。……真是不堪入耳,這個狗東西。
"餵,嘶~真tm緊,你誰阿我聽不清楚,爺正在忙著……阿……沒空阿哈哈哈"
"我是你爹!我看你骨頭最近松了,想給你緊緊,你不想死快給我報地方"。
"阿……爽…才聽出來是歡哥哈哈,你不是家裏的乖乖男嗎?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敢夜不歸宿?"
我咬牙切齒就要發怒,"別生氣,我錯了我錯了哥,來夜正濃352包房,哥兒們找個妞給你出氣嘿嘿。"
我卻沒有和他鬥嘴的心情了,挂了電話,一言不發的叫車。
夜晚的細雨打在汽車擋風玻璃上,雨刷器怎麽刷也刷不掉,燈光細雨裏整個世界都迷蒙起來,回想起晚間的一切,我仍然想不明白怎麽會到這個地步,恍如夢幻泡影。
看著眼前五層的精美建築,各色燈光在夜空裏閃爍不停,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夜店,還沒進入就已經感覺到它的奢靡火爆。在交了200門票以及保安要求下又給梁偉打了個電話,我才終于來到了3樓包房區,進入352之後,只見那一對狗男女已經人模狗樣坐在沙發上點歌唱歌,那女人上身是一件無袖低胸吊帶小背心,下身只有一條火辣短小的熱褲,兩只巨乳顫巍巍的擠在胸前,已經露出一半,一臉得潮紅妖媚,正媚眼如絲的看著梁偉唱歌。
房間裏一張大床,影音設備齊全,桌子上全是酒水飲料,濃烈的酒精氣味和淫靡的氣味混合著,要多難聞有多難聞……要知道我可是既不抽煙也不喝酒的。
"呦,歡哥這是怎麽啦,和尚也要破戒了嗎?哈哈,讓雪兒姐安慰安慰你好了"。
"討厭~小偉你胡說什麽呢,人家今晚只屬于你……"。
雪兒姐是一張標準的網紅臉,標準的瓜子臉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稍顯濃厚的妝容,倒是並不醜,卻莫名地讓人有些不舒服,那甜膩的嗓音讓人聽著有些耳朵癢癢的。
"你滾一邊去吧,你哥我今天心情不好,沒工夫跟你扯,我現在是無家可歸了,今晚就去你家混一混了"。
我說的是肯定句,因爲這小子是我自認爲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死黨裏我最喜歡的相處的一個,不僅是因爲欺負他很爽,還因爲我們有共同的愛好,而且跟他在一塊確實總是讓人很輕松快樂,誰能拒絕快樂呢。
"嗯?住我家當然沒問題了,不過你這一臉喪氣到底怎麽了?"
"別提了,我現在不想說以後會告訴你的,總之我被老媽掃地出門了。"
"真稀奇了,乖乖男也有今天阿哈哈……"
"狗東西你就是欠打!"
說著我快速上前走到他背後,扭住了他的一條胳膊,右手勒著他的脖子,他也不反抗,只是哼哼著"疼……疼……哎呦~我錯了還不行嗎!"這小子已經被我收拾的産生習慣了,我眼重懷疑他有受虐傾向,總是喜歡刺激我出手折磨他。
不過跟他這麽一鬧,心裏的難過倒確實淡了些,我松開他的脖子,自顧走到對面沙發坐了下來,卻忘記了關上房門。
"歡哥嘿嘿,今天我教你件事,叫做一醉解千愁,你這個暴力分子,不是向來自稱大男人嗎?連喝酒都不會也太說不過去啦!"
說著他遞過來一瓶啤酒,不怕別人笑話,因爲媽媽很討厭煙酒,所以我是從來沒碰過這些東西的,我只喜歡喝飲料,從前不管別人怎麽嘲笑我都不在乎。
而今天鬼使神差一般我卻答應了他,萬一真的能解千愁呢?酒還沒喝,我卻假裝自己已經醉了。
梁偉這小子教好我怎麽玩骰子之後,我們叁個就一邊喝酒一邊唱歌,我以前哪玩過這種遊戲,自然輸多贏少,被這對狗那女嘿嘿笑著灌了不少的酒……
第一次喝啤酒,真是又苦又澀,真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麽好的,千百年來怎引得無數英雄競折腰?慢慢地越喝越多,我卻感覺不到苦澀了,反而有一種痛快在腦海裏遊弋。
"歡哥你行不行阿,我看你臉紅的像太陽阿哈哈哈。"
"狗東西,我會不行?來啊,再來一瓶,跟我幹……"
雖然嘴上不服輸,可我卻真實的感到天地已經像海裏的船兒一樣搖晃起來了,這時候耳邊忽然聽到細碎的呻吟聲,我一看對面這兩個人衣服還好好的,也不是他們阿。
搖晃中走到門口,恍然發現對面房間的門大開著,聲音就是從那裏傳來的,裏面沙發正對著門口,看的清清楚楚,只見一個滿身肥肉的大胖子正壓在一個細小雪白的身子上用力聳動,那女孩兒一雙纖細的小腳上穿著對潔白的長絲襪,玲珑的小腳趾緊緊的蜷縮在一起,放佛正在忍受著什麽。
第一次看見這種事,我只覺得口幹舌燥,嗓子裏好像有股火焰……搖了搖頭,反應過來就想回頭,雖然我不怕事,但也不想做個偷窺者去惹不必要的事。
"哎,歡哥怎麽了?竟然害羞哈哈。"
"害羞你大爺阿,偷看人家不好,回去了。"
"別啊歡哥,你不知道,那老小子,就是故意的,他就有這個癖好,我都遇到好幾次了,他喜歡讓別人看他幹,這樣會更興奮。"
"哦,我說呢他怎麽會那麽不小心讓房門大開。"
似乎是感覺到了我們的窺視,那個禿頭胖子更興奮了,竟然回頭得意地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大叫道:"哦……女兒,好舒服阿,你的屄好緊,又緊又嫩;快把嘴巴張開,你下面流了那麽多浪水,讓爸爸餵你口水補充一下。"說著就真的張開大嘴,流出一串惡心至極的肥厚口水,那小女孩躺著看不清面容,卻乖乖地張開櫻桃嘴接著胖子的臭口水。
她上身穿著一件小小的水手服,粉紅色超短裙被推到腰上,兩個挺翹的奶子,雪白又可愛直愣愣的挺立著,粉紅色的乳頭像雪地裏的兩點紅梅,紅潤誘人。
"唔~爸爸慢點,你的雞巴好大,女女好疼阿,人家要你的舌頭伸進來,安慰一下嘛,唔~唔大粗舌頭,大笨舌頭,伸到人家嗓子裏了,跟爸爸的雞巴一樣厲害"。
"小母狗,小騷屄兒,你爲什麽這麽浪阿?你是不是天生的小婊子?嗯?告訴爸爸,你是不是天生的小婊子?噢~我肏你媽的~小騷屄真緊,想夾死你爹呀!"
"嘻嘻~紅紅不是天生的,是爸爸的大雞巴生的吖,爸爸用力肏死你親生的女兒啦,唔~吸~吸死你的臭舌頭,肥豬爸爸壓死我啦,你的大肚子好重,女兒的奶頭都被你壓扁了嗚嗚嗚……肥豬爸爸都不心疼女女……嗚嗚嗚"
"喔~乖女兒不哭,爸爸給你家舔舔奶頭,喔好翹的小奶頭,可惜沒有奶水,爸爸還好給你含含。"
我肏!我整個人都給驚呆了,老子活了17年什麽時候見過這麽淫蕩火爆的場面,哪裏聽過這樣的淫聲浪語,這兩個浪貨竟然還扮演父女,連a片都沒有這麽騷浪的阿,我的褲子已經不可控制的頂了一個大包。
再看阿偉這小子早已經情難自已。立刻跟那個雪兒姐吻在了一起,兩個人舌頭糾纏不休,那狼爪更是伸進了雪兒姐的熱褲裏逗弄。
那個肥豬禿頭好像生怕我們看不清楚一樣,又起身打開幾盞明燈的開關,一時間那房內纖毫畢見。
"浪女兒,起來,爬在沙發上,把屁股撅起來,像母狗一樣,腰塌下去,快點!"說著啪的一巴掌打在那女孩雪白的小屁股上,留下五個紅彤彤的手印子。
"嗯~好痛,肥豬爸爸好壞,幹嘛打女兒屁股,嗯~女兒的小屄漂亮嘛,爸爸快來,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從後面狠狠地肏你的小騷貨。"
"哦你這浪屄,跟你媽媽一樣浪,我要肏死你這小母狗,肥豬爸爸要給你配種,在你的小肚子裏射滿精液,射滿你的陰道,射滿你的子宮,射滿你的肚子,讓小母狗懷孕,給爸爸生一窩小豬~哦我肏,我操死你個騷屄,小騷屄!"
"爸爸不要阿,我是你的親女兒吖,肥豬爸爸大雞巴太大了,好硬好熱好燙人,它會肏死女兒的,嗚嗚嗚……女兒的屄屄那麽小,那麽嫩,它會被撐死的嗚嗚嗚……唔~爸爸好壞,哦~女兒小屄被肏穿了,肏漏了,肏出白沫了嗚嗚嗚……人家要要夾死你的你的大雞巴,夾死你的大雞巴。"
"哦騷女兒,不行了,爸爸的腦子都快被你夾出來了,好緊,用力夾,夾爸爸的雞巴,喜不喜歡爸爸的大雞巴?嗯?爸爸不僅肏你,還要用這個大雞巴肏你媽!肏,不行了,換個姿勢,爸爸緩緩,寶貝你太騷了。"
說著這個禿頭胖子目光淫穢的擡頭看了這邊一眼,然後扶起女孩兒,自己緩緩坐在沙發上,讓那小女兒背對著他坐在他懷裏,讓她用小手慢慢扶著自己紫紅色筋肉密布的猙獰雞巴,隨著女孩得下坐慢慢進入她白嫩的粉紅色小屄裏,巨大得雞巴撐開小屄,好像一個粉紅色的肉套子。
這招叫山羊對樹~身邊正在"忙著"的梁偉還不忘給我這個雛兒講解……盡管我實在不明白山羊對樹是什麽樣子的。
這時候那女孩慢慢擡起梳著雙馬尾的圓潤小臉,我才終于看清楚,竟然是我認識的人:"芸兒學姐?"我不小心低呼出聲,張芸兒,芷薇學姐的同班同學加好閨蜜,那個總是在學姐身邊蹦蹦跳跳,古靈精怪的小學姐?我曾經聽芷薇學姐說過她們兩個家境都不太好,所以有時也會一起打工補貼家用……只是芷薇學姐你是否知道,你的好閨蜜現在竟然用這種方式"打工?"
芸兒學姐顯然也認出了我,眼神明顯有些慌亂,掙紮著想要起身離開肥豬男的懷抱。
肥豬男卻兩只手緊緊抓住芸兒姐白生生得兩個奶子,同時腰部用力往上一頂……
那個男人,已經明白了怎麽回事,卻毫不在意。"這麽了騷屄女兒,你想跑哪兒去阿哈哈,是爸爸肏的你不夠深嗎?是爸爸肏的你不夠爽嗎?嗯?"邊說下身邊用力抽插,兩個手指狠狠地揉捏芸兒學姐那嬌嫩的粉紅色奶頭。
"阿~好痛爸爸不要阿"女兒奶奶好痛,我……,我有點不舒服,爸爸今天可不可以別做了。"芸兒姐一雙杏眼裏淚水正汩汩而出,騷媚的表情全都變成了屈辱和痛苦,想來都是因爲我這個熟人的出現,讓她無比難堪。
"小騷屄,你敢不聽話?你忘了你是爸爸的母狗麽?你沒有拒絕的權利,爸爸今天要肏死你,用力哭,使勁兒哭,邊哭邊肏才有意思哈哈。"
我聞言頓時怒火攻心,抄起一個酒瓶子就要去救雪兒姐。
"不要!"雪兒姐忽然叫了起來,"沈歡你別過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走開,我喜歡被爸爸肏,我喜歡大雞巴,我就是個下賤得婊子,騷浪的母狗,這是我自願得生活,不需要別人同情!沒人有資格管我,你滾開阿沈歡!嗚嗚嗚……
喔~我好快樂,我好舒服,我要飛啦!喔~爸爸用力肏我,好爽好爽吖,我要高潮了,爸爸快咬我的奶頭,用力咬,越疼人家得屄屄夾的就更緊哦,夾死爸爸的大雞巴,夾死你!"
我驚呆了,芸兒學姐的臉上全都是淚水,淒迷的表情裏竟然還有一種享受放縱的快感,我不知道那是什麽,她那強裝的笑顔讓我有些抽痛,是什麽讓一個花兒一樣的女孩子變成今天這樣,她本該在溫室裏被人捧在手心小心呵護,如今卻在一個墮落的地獄中被人淫辱取樂。
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次被人罵滾開了,如你們所願吧,我管不了,也沒資格管,我又不是救世主,從沒想過拯救世界,我能拯救喜歡的人就不錯了,既然都是自己的選擇,我只能尊重。
回頭看梁偉那小子已經和雪兒姐跑回床上翻雲覆雨,我卻沒了觀看的心情。
"我去樓下等你,當心腎阿狗東西!"
"不牢您費心,哥們兒的腎還能再戰五十年哈哈"
耳邊聽著芸兒學姐和禿頭男的浪語,我不回頭地越走越遠……
"哦~小騷屄吸死爸爸了,唔,小舌頭真騷,小屄真浪,雞巴要被你吸進子宮了,肥豬爸爸給你配種,全都配給你~阿,我肏你這個浪屄,爸爸的骨髓要被你吸出來了,別夾了,小屄兒別夾了,爸爸夠了,阿捏死你的騷奶頭,…命都射給你了騷貨……肚子給你肏大,給我生孩子吧騷女兒……"
"騷女兒,快趴下給爸爸舔雞巴,老子半條命給你吸沒了,屁股跨上來爸爸舔舔你的小騷屄,爸爸的精華都被你吸走了,只好喝你的屄水補充回來了……"
穿過群魔亂舞的一樓大廳,終于呼吸到了雨後新鮮清冷的空氣,腦子稍微有些清醒,更多的確實頭痛欲裂,心肺也像火燒一樣悶著,是哪個畜生說一醉解千愁的?
喝酒喝酒,原來只有喝醉時這點短暫地痛快,即使這樣爲什麽人們卻仍然前赴後繼樂此不疲?酒中得那點快樂,竟有如此大的魅力?還是說這渾濁人世痛苦實在太多?總是讓人難以承受?
我忽然覺得有些害怕,芷薇學姐會不會有和芸兒學姐一樣的不堪遭遇?她們可是形影不離又一起勤工儉學的好姐妹……呸!沈歡阿沈歡,你在想什麽呢,芷薇學姐可是真正蓮花一樣潔白的人兒,她美的像一縷月光,只要清輝曾把你照耀,就已經住進你的心底裏了,永遠也難以忘記,真正仙女一樣高潔的美人。她的目光寡淡寂寥,放佛世事無一可入心;她的眉猶如遠山,讓人看了煩惱都會漸行漸遠;挺翹筆直的瓊鼻,緊緊抿著的薄薄紅唇,即使不言不語,你也能明白她的堅定,你也也能感覺到她自有一番傲骨在心間。
這樣堅定驕傲的女子,我怎麽會把她和張芸兒相提並論,真是莫大的亵渎,嘿嘿我一定是醉的厲害。
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事情,真的分不清是真是幻。都說酒壯豪情,果然有幾分道理,乘著這份醉意,我決定明天就去找芷薇學姐表白心意。
可能我還沒準備好,也許她會狠狠地拒絕我,一切的時機都不對,那又怎麽樣?
我喜歡她,就要立刻說出來,因爲我怕!很多事,晚了一點點,也許就永遠來不及了,一萬年太久,我只爭朝夕。

高清性色生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