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极品少妇办公室在线观看风云复仇姦女城

精彩内容:

蒼穹大陸,這是一個已修煉爲尊的世界,強者橫行霸道,弱者苟且偷生

而煉丹師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中,自是最爲崇高的職業,不論是生死搏鬥或是修煉閉關,丹藥皆是不可或缺的神物,甚至高超的煉丹師的神丹一顆便能起死回生

而風雲便是現今最爲高明的煉丹師,一身八階實力更是傲視群雄,加之廣闊的人脈,就連最爲強大的九階強者也不敢怠慢

然而,這般天才卻晃若憑空出世,出生地,父母,這一切全都不明,僅知他是由其師—前代丹王的徒弟,承他師父衣缽後,在短短數年內超越其師

關于,風雲身世的傳言自然不在少數,但沒有一個有確切證據,僅能從風雲眼底的怨毒推測出,那絕不是什幺美好回憶

****

蒼穹大漠,位于大陸西側,那廣大的沙漠中有著無數奇珍,無限的神藥,據說若能從中得其一,便能如魚躍龍門般翻身,登上強者之巅

但在無限的機緣之上的是極大的風險,且不提遍地橫行的魔獸了,單是詭變的天氣就足以要了常人的小命,就算是修煉者也不過是早晚的事而已

但在大漠中每年都有無數冒險者,妄求一絲機緣,一步登天,但這些人往往葬身黃沙之中

而風雲的父親就是這樣一名冒險者

當年,風雲的父親在冒險時,勿闖大漠傳說中的女人城,並和城主相愛,誕下了風雲

然而,這好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城主的師妹,也就是風雲的師叔—洪淩波,發現了這樁事,可在女人城中這可是大忌啊!


此事鬧的全城皆知,多年來的威望崩于一夕,相愛的兩人遭到滿城追殺

最後便是已風雲父母雙亡爲結局,若非丹王採摘靈藥經過,幼時的風雲可能早已命喪于魔獸口中了

這便是,一代天驕的過去,他的天份只能算是中上,卻抱著必死的決心修煉,他的命不過是撿回來的,父母雙亡的畫面不停萦繞在腦海,複仇,便成了風雲生活的主調,而今日,便是風雲的複仇大計的起始

****
蒼穹大漠上,一道身影站于空中,白衣隨風飄揚,此人便是風雲

風雲俊朗的臉龐上陰沈沈的一片,眼中殺意彌漫

啊!女人城,風雲的老故鄉,金碧輝煌的城池屹立于大漠之中,顯得格外顯眼,古樸的城牆存在了上千年,抵擋無數妖邪之輩的入侵

但那些建城先輩們恐怕沒想到這大城,並不會毀于外敵的入侵,而是毀于後人之手

“爹,娘,孩兒風雲在此,女兒國的一幫小人將毀于今日,不,孩兒要讓她們比死還慘”

風雲口中叨念著,手中緊攥著一枚丹藥

神娼丹

這是風雲經數十年來,耗盡心血所煉成的丹藥,天下千萬種邪淫之物皆存于此物中,其催情功效連九階修煉者都可攻克,若是那女人城中的女人們一中招……

風雲嘴角揚起,身體因興奮而顫抖,多年來的大仇終于可以了結,而且是如此方式,那叫人如何不興奮       

風雲手一揚,丹藥粉末飄散而下,隨風飄至女人城中,

風雲大笑了起來,一想到那群女人將會如何,風雲就笑的不能自己

****

不得不說,洪淩波的確算的上一代尤物,身材妖娆,舉手投足間媚意叢生,一頭及腰的長髮更添清冷之意,然而,妖媚和清冷這兩番本該相對的氣質竟同時出現在一人身上,更讓人有著征服之意

她一身六階修爲雖稱不上當世無雙,但治理這蠻荒之地已是戳戳有余

今日,洪淩波坐于城主府頂樓,俯視著女人城,這一番繁華景象是她精心經營十多年的結果,城主身分更是得來不意

當年那造反其實洪淩波也沒有太大底氣,畢竟她師姊可是七階強者,數百年的天才,可惜就是腦袋笨了點

一想到那女人,洪淩波嘴角便牽出一抹冷笑,若是當時,她丟下那孽畜逃跑,或許還能逃出,待捲土重來,但卻選擇保護那孽畜,這般傻子難道做得城主?

洪淩波,喝著酒,曬著太陽,一對晶瑩剔透的玉足在空中晃呀晃,好不惬意

忽然,洪淩波,心頭一緊,看上空中,大片的粉霧便是從空中飄落

風雲一生心血豈是凡物,神娼丹就算是被打成粉末,那驚人的藥力仍使她震驚

更讓洪淩波驚訝的是,底下的城池竟逐漸發出高亢的呻吟聲,洪淩波和其余的女人城民不同,她知道這是什幺聲音,當年她師姊一代天驕,在房中和那蝼蟻洞房時,便是如此,當時在房外偷窺時,隨著師姊的呻吟,身下不住傳來一陣陣波動,那番景象讓她幾十年來都難以忘懷,夜夜難眠

如今,舊景重現,慾火一發不可收拾,全身發顫,雙頰通紅,青蔥般的玉手滑過平坦的肚腹,伸向那布滿黑毛的蜜穴,手指緩緩抽動起來

「呼~」

洪淩波輕吐一口氣,積累多年的慾望化爲水柱噴出,薄紗製的亵褲染上水漬,兩頰染上一抹绯紅,更添幾分妖媚

「哈哈哈!原來師叔也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洪淩波轉過身去,看到一道白色身影,一聲師姊差點脫口而出

太像了,實在太像了,那眼睛,那眉毛,那鼻子,宛如同一個模子雕出來似的,身上靈力波動也是如出一轍

但那是一個男人,洪淩波轉念一想,便是臉色慘白,此前之人,似乎便是那師姊的兒子,那被自己害得家破人亡的叔姪

洪淩波克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讓驚訝之情表露于外,冷笑道「呵!這不是師姊和那蝼蟻的雜種嗎?如何?替你娘親報仇來了?」

見洪淩波強顔,風雲不禁大笑出聲「裝!再裝!師叔啊!您以爲小姪真如多年前那般手無縛雞之力了嗎?不說別的,您以爲如今城內上下是誰幹的好事」

言聽于此,洪淩波大驚失色,但如今眼前少年的修爲深不可測,比自身還要高上幾階,便是當年其母也未有此般感覺,看來真不是在吹牛

「好吧!如今到此地步,算你有本事,來吧!一人造業一人當,殺了我,放過滿城子民吧!」

說罷,拔出腰間長劍,擲給風雲,「來吧!當年我便是已此劍殺了你娘的,如今死在此劍下也是死得其所」

風雲呆呆的看著手上長劍,當年便是這把劍奪走自己母親的性命,難道今日也可用這把劍殺了她嗎?

「不!」風雲冷笑道,「難道妳以爲妳這家夥想法我看不出來嗎?」

「洪淩波絕不是一個如此大義的女人,我看妳只是不想忍受下半生都作爲玩具的人生」風雲揚起了嘴角,洪淩波的臉也是越發蒼白

「不得不說師叔,我們兩是很類似的人,妳能想到的,我大多都想的到,反之亦然,既然我今天揚言要報仇,絕不是一劍殺了妳這幺簡單」

「喀嚓!」手中的長劍便是斷折,風雲冷眼看著洪淩波

「這樣太便宜妳了!」風雲冷眼看著她

洪淩波此時臉色慘白,血色全無,中了,她的心思全被猜中了,天吶!自己到底造就了什幺怪物啊!

「所以來吧!師叔,準備好過完下輩子的性奴生活嗎」

風雲上前,一把扯掉洪淩波的華服,大片肌膚露在空氣中,雪白中帶著因動情而夾雜的绯紅,下身濕漉漉的一片,看起來洩了不少,一叢紫色恥毛濕漉漉的擋住秘密花園

風雲咽了咽口水,女人他是見過不少,那些大陸第一美人之類的選美大會還是找他評比的

然而女人的裸體還是他第一次見,尤其是發了情的女人,更何況是親自上陣,他怎能不緊張

但看到那在地上嬌喘的洪淩波,那長年累積的恨意轉化爲了瘋狂的情慾,腹中彷彿被火灼燒一般催促著他強姦洪淩波,將她按倒在地上,享用她的身軀

于是乎,風雲兇猛的撲了上去,若是有熟人在的話定會爲此感到驚訝,平日裏的風雲溫文儒雅,和現今如野獸般的他毫不相同

「啊!師叔的大奶圓又挺,真是個尤物」風雲兩只手摸向洪淩波的胸前,一對大奶摸起來滑又嫩,讓的風雲是愛不釋手,在風雲的手下洪淩波慾火焚身,好是難受

「好……好……好師姪……肉……肉棒,給我……肉棒」

被壓在身下的洪淩波哆嗦的手伸出,握住風雲堅挺的肉棒,將他引導至自己的穴口

而這番舉動自然是被風雲所察覺,他邪魅一笑,腰一挺,順著插入洪淩波的穴內

在藥力下洪淩波所流出水可比常人多出好幾倍,這一插,風雲直搗黃龍,直至最底

「咿!」這一下出乎洪淩波的預料,她一介處女哪受過這種刺激,差點沒昏過去,但另一方面,這種從沒受過的快感又使她慾仙慾死

不得不說洪淩波這女人真是個絕頂名器,陰道緊密濕滑,風雲進去沒兩回差點就繳械,靠著自身絕大的意志力才忍住,兩手緊铐住洪淩波纖細的蠻腰埋頭苦幹

「喔~喔~好……好師姪大……大力點……師叔……師叔快洩……洩出來了」洪淩波兩眼迷離,被肏的像是魂飛到九霄雲外

「呼……師叔真是個浪貨,真想把師叔拴在家中,天天按在地上肏個百來遍」

風雲雙眼赤紅,死死盯著洪淩波白花花的奶子,在猛沖下波濤洶湧,看的他眼花撩亂,張嘴便咬住一個,舌尖挑逗著挺立的乳頭,在死命的吸吮下,彷彿有乳汁液出,讓洪淩波發出高亢的驚呼

風雲聽了更是得意,一陣陣的猛沖是越加大力,洪淩波的浪叫也是越加迷人,越加誘人

最終,在洪淩波思緒幾近崩潰之際,風雲的精華如潰堤的大壩般,大量的灌入淩波的子宮內,淩波修長的玉腿死死鎖住風雲的腰間,像是想要一滴不漏的將所有精華吸進去,而風雲也是不複期望的足足過了一個時辰才緩緩褪了出來,這也虧得兩人修煉有道,若是常人連射一個時辰怕是早已精盡人亡…………




一個時辰過去了,洪淩波原本粉嫩的穴口被開了一個洞,其中有著白色黏糊的精華和淡黃色的尿液挾雜流出,大字狀倒在地上的她沒有了女王的氣度,反倒像青樓的婊子般,隨著她大口的喘息,胸前的巍然也隨之起伏,若是讓常人所見,恐怕又是一場翻雲覆雨

好在風雲定力足夠,即使情慾的誘惑再怎幺大,也比不上待會的好戲來的精彩………………



「呼~呼~爽……好爽……好叔姪,你的報仇就只有這點程度嗎?若是這樣師叔可還是要感謝你呢!讓師叔爽了一把……咯咯咯」躺在地上的洪淩波發出嬌笑

原本她以爲風雲準備了什幺可怕的手段,然而他似乎只是強姦了自己一番,而且不僅如此,她甚至感覺自己的功力大有進展,甚至已經開始凝聚金丹,進級七階

「呵…我想師叔現在應該正爲自己靈力大漲而暗自竊喜吧!」

「哈!那又如何,在有了你那神藥的力量,就算是殘留的一小部分,也足夠我突破瓶頸了」


「是嗎…原來師叔如此無知,竟以爲是我丹藥所造成的……好!那我便向師叔講解一番」

口中念誦出來的是女人城修煉秘訣……

「天地萬物皆分陰陽,而尤六階凝金丹入七階更是蘊含了世間大道,女人城底便是一條玄陰大脈,其力量之大,甚至能使人懷孕,自生嬰兒,故這些年來無人入的了七階的大門如今妳靈力大漲也在預料之內……」

洪淩波聽著這一番言論此時自感得意,如此常識還要別人來講解,這番秘笈早在數十年前就是背了下來,如今被一個小輩頭頭是道的教訓,真當覺得好笑,看來那女人的子嗣不過如此,好好的一個複仇大計讓自己功力大增,甚至使自己將突破六階,步入七階……


「但是呀!師叔,凝金丹的過程妳應該不清楚吧!」

「哼!不用管什幺清楚不清楚了,凝丹一事我勢在必行,不用你多費口舌了」

「哈!師叔真是無知呢,小姪提醒你一句,看看妳的金丹吧!」

這番話洪淩波讓洪淩波頓感不妙,在此之前,風雲說話不帶一絲情感,然而如今卻是有種解放的感覺,就如同當初她向倒在血泊中的師姐,揭露她的篡位大計時,那般如釋重負……

她急忙凝神觀察自己的金丹,奇異的是,自己的金丹不如古藉所說金黃,而是濁白

洪淩波頓時慌了,頓時感覺冷汗自美背流下,金丹乃修行的一個重要的指標,若是其他的境界出了差錯倒還可以補救,但金丹一出差錯,可能導致整身修行廢掉

「你對我的金丹幹了甚幺好事」洪淩波再也無法冷靜,咆哮的問道風雲

「唉~師叔小姪早就警告過妳了。常人凝丹時運用的是全身靈力精華,現今妳的靈力被丹藥弄的汙濁不堪,哪裏能凝丹呢?只怕凝出來的是一顆春藥吧!哈哈哈哈哈…」風雲是越講越得意,乃至最後狂笑起來,這樣一來,複仇便是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折辱洪淩波了

「看看妳,如今妳的金丹已是廢了,不僅如此,金丹是靈力的中樞站,沒一絲靈力都需要金丹淨化,洗去雜質,這也是七階如此強大的原因,可是妳的金丹由淫穢情慾所構成,若是靈力經由金丹洗禮怕是比春藥還可怕,看來妳不止廢了修爲,還廢了人生」

洪淩波聽了只感到無限的絕望,她發出怒吼,一掌提起拍像了風雲的門面!

然而風雲也不理會,只是慢慢看著手掌落下,甚至周身靈力收斂,不做絲毫防備

洪淩波見狀,加大自身的力道,欲要一掌拍死眼前的男人

然而,當手掌僅離風雲的面門一寸時停了下來,洪淩波只覺身體如同被火燒般難受而且比剛才更加難受,下身像是有成千上萬只螞蟻鑽進去似的,麻癢無比,這般萬蟻鑽屄的痛苦讓洪淩波潮吹了,在風雲面前身下的水柱暢快淋漓的噴出,洪淩波羞紅著臉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嘿……師叔,叔姪早說過了,您就是不聽,看看您現在的尊容,全身火紅,身下有水流出真是淫蕩啊!讓小姪……好想肏妳啊!」風雲的大手輕輕的撫過淩波的大體,那輕柔的撫摸讓淩波身體輕輕的顫抖起來

「啊…啊…放手,快放手呀!」洪淩波想擺脫風雲的大手,但身體彷彿拒絕她的控制般,不由自主的撲向他,而風雲的肉棒也漸漸複甦,怒挺起來,猙獰的對著淩波

「怎幺……會」「師叔現在一定很詫異身體不聽使喚吧!這是當然的,進階七階後意識化爲神識,不受外力幹擾,永保清晰,但身體的本能卻會不由自主的奔向肉棒,這樣一來,妳只有被強姦的份,感受不到快感,感受不到快樂,只有被強暴時的痛苦與不甘,這就是我對妳的複仇!洪淩波!」風雲越喊越幸福,一把抓住了妄圖逃跑的淩波,將她壓倒在身下,成熟肥滿的嫩屄和渾圓飽滿的雪臀對著風雲

風雲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怒吼出聲,奮力將肉棒塞入淩波的穴裏,不得不說,七階強者的恢複力真當強大,剛剛被猛肏一波的痕迹已經不見了,洪淩波的穴再次縮回緊緻濕滑的模樣

「哈哈哈…爽!爽啊!洪淩波,妳的身體多幺想被幹呀!真當妙呀!這樣一來不就可以一而再再而叁的把妳破處嗎!」

這次,風雲真正發狂了,他的沖擊力比上次強了數倍,他由後而入,肏著洪淩波,一手抓著她紫色的長發,一手大力扇著她如蜜桃般的美臀,那白皙渾圓的屁股,頓時湧出一陣陣波浪,隨著「啪啪啪!」清脆的巴掌聲鼓動著,白花花的波浪看的風雲心中搔癢,讓他更加大力的插著,幹著,肏著,洪淩波

「咿咿咿呀!……放過我吧!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好痛,真的好痛,停下來……快停下來……求求你求求你……我會下跪,到你母親的墓前下跪,只要你放過我……這滿城的女人都給你享用……停下來呀!停下來!呀咿咿~」

這次和前次不同,淩波沒了丹藥的催情作用,身體毫無快感可言,原先一次次的頂撞都使人感到酥麻,現今卻如同身體被撕裂般痛苦,而男人的羞辱更使她羞愧的想死,只能放聲哀號祈求痛苦的過去

然而淩波不斷的求饒,風雲都彷若未聞,他早已陷入癫狂,現今在他的眼中,唯有洪淩波白花花的肉體,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她壓在身下狂肏,榨出她身上每一滴體液,狠狠的蹂躏她,只有把面前的女人幹成肉便器,變成一頭只知道精液的母狗,只有這般,才能算是爲父母親複仇

「呀!不要……不要再進來了……痛呀!痛痛痛,好奇怪……明明好痛……腰……腰卻自己動起來了,再這樣下去真的會瘋掉……不行……真的要……要出來……出來了……咿呀呀呀!!」

淩波的俏臉猙獰的扭曲著,然而即便如此卻使人感到一種病態的美感,那聲嘶力竭的哀號不會使人心生憐憫,反而想讓人更加瘋狂的淩辱她,劇烈的痛楚刺激著她的靈魂,若是照這樣下去,她可能會徹底發狂,成爲一個人盡可夫的肉便器吧!

就在此時,胯下的淩波身子猛然顫抖,淫水猛沖而出,灑滿了火紅的龜頭,而風雲也受不了這番刺激,精水放肆的噴出!

「不……不要在裏面!好燙……快……快要死掉了……」

灼燙的精液奔馳于洪淩波的肉穴裏,身體中的灼熱感刺激著她的大腦,身體本能的死死夾緊風雲的肉棒,不讓其退出,于是乎,女人城的城主—洪淩波,就如同死狗般癱倒在地上,雙眼失神,身下夾著一根肉柱,畫面異常淫靡

但僅僅這樣的哪裏能滿足風雲呢 ?

只見風雲腰部一挺,在風雲使出十分力下,洪淩波整個人被串了起來,洪淩波無力的靠在風雲的胸膛上,一雙玉腿垂在空中搖呀搖,嘴角滴淌的口水,失焦的雙眼是她失神的最佳證明,被侵犯的紅腫的小穴連著肉棒被挺起

風雲翻手取出一條繩子,將洪淩波捆在身上,她那性感玲珑的身材被繩子勾勒的更加火爆,而洪淩波就保持這番淫樣,被固定在風雲身上

風雲測試了下繩子緊度,確認淩波被死死鎖在自己身上,走出城主府,真是期待呀!讓外面那些母狗看看,看看她們所推出來的城主是多麽的淫蕩

************

「咿咿咿!」「好爽!好爽!大力……大力舔著」「嗚…手指……手指再進去點!」「不要……妳們這群賤奴,嗚嗚嗚…不要……好髒……我不要舔那裏」「嗯…妹妹……入點……再入點……」「舒服……好舒服……欸嘿♡」

剛一開門,映入眼廉的是一片片白花花的肉海,街上滿是破碎的衣衫和交疊的胴體,女人們或用樹枝,或用手指,或直接用舌頭,用盡身上一切所能運用之物,只爲滿足自己的淫慾

有的人自給自足,有些人互助合作,當然也有些人趁亂造反,趁機享受那些上流名媛,除了沒有帶把外,面前這番景象和男人沒甚幺兩樣

這番景象看的是風雲血脈噴張,畢竟女人城無醜女,這一句古諺是女人城的老話,城中的女人個個都能算上美女,至少也稱不上醜

這麽一番大亂交看的是風雲血脈噴張,忍不住在洪淩波體內沖刺一番,隨後大喇喇的走了出去

這一走,便是吸引了周遭女人的目光,風雲那和周圍格格不入的身軀以及被挂在身上的洪淩波,兩樣皆是平時難見的景色,周遭人群開始議論紛紛,真該說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嗎?陣陣的浪叫聲中,也是混入了耳語

「呼……呼,那個是城主嗎?怎幺挂在一個奇怪的人身上」「咿~那是男人嗎?」「男人?那只是傳說罷了」「呀~小力一點!不過男人不是傳說吧?前任城主不就是和男人有來往才被處決嗎?」「是嗎?不過我看洪淩波和前任的一樣,應該說是師姐妹嗎?」……

類似的耳語聲傳入風雲耳內,而胸前的洪淩波也是漸漸甦醒

「什……什麽,你……你……你這無恥之徒……」洪淩波死死掩著自己的身體,眼珠中似有火焰噴出,怒瞪著風雲,她哪裏想到風雲竟如此不要臉,這樣失去了威信,要如何統領這上千人呢?

「哼…洪淩波,妳看,這麽多的女人,她們都在看著妳呀!被衆人視姦的感覺如何?」

「別……別說了!我叫你別說了」淩波死命掙紮,想要掙開身上的束縛,可是身上癱軟無力,一身靈力不聽使喚,一身修爲如同廢了一般

「嘿……好師叔我勸妳就別廢勁了,現在的妳就連小孩都打不過,好好待著吧!看我毀掉妳畢生心血」風雲笑道,雙手在她身上不住打轉,弄的她是嬌喘不已

他緩步走至城門前,屏息凝神,一拳轟出!

「轟!」

那防範女人城上百年的城門就此崩塌!

洪淩波臉色蒼白,這女人城外,可是萬裏荒野呀!而荒野中,最多的便是……



「吼……」

在城門外的是一頭頭野獸,他們種族或有不同,但,他們相同的紅著眼睛,相同的挺立著肉棒……

外面成千上萬頭的雄獸,被女人城的騷味吸引至此,他們已經在外一天一夜,已經快憋的爆炸了!正當即將暴動之際,門,終于是開了!

「嗷!」領頭的雄獸一聲長嚎,奔馳入城,風雲抱著洪淩波登上城牆,準備看著這絕頂好戲!

「野……野獸!你……你們要幹甚幺?不……不要過來……呀咿咿咿~」「野獸的肉棒!……不要……不要進來呀呀呀!」「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嗚嗚嗚…拔……拔掉……快拔出去」「娘……娘……救救我!」「青兒!不!你們這群野獸……咿?呀呀呀呀!」「嗚呀!骯髒的……痛痛痛痛痛……身體要裂開了呀!」「死掉!要死掉了!要被野獸玩死了……」


女人城的情形慘不忍睹,一名名女人變成野獸的泄慾玩具,那不合常理的尺寸,哪裏是這群處女所能忍受,不少人直接直挺挺的昏了過去,那些醒著的也沒有多好,這樣的酷刑,足以使常人發瘋了,然而這只不過是剛開始而已,她們挺過初次的痛苦後,從中得到了莫大的快感,開始渴求野獸的肏弄,小手掰開仍流著處女血的小穴,祈求著仍滴著精液的粗大肉棒,那副淫蕩的模樣就連禁慾多年的寡婦也難以比擬

洪淩波看著眼皮下發生的慘劇是哀莫大于心死,野獸入城,更嚴重的是,城民們變的如此不堪,完全沒有注意,後頭的風雲已經解開繩子了

「咿!你這畜生……」話還沒說完,風雲的肉棒已經頂住她的菊穴了,不祥的預感讓洪淩波閉上了嘴

「呵!師叔,別罵姪兒畜生,等等我要把妳幹到畜生都不想幹呢!」語畢,那一根粗長的肉棒,便是那頂住狹小的菊穴緩緩的將龜頭慢慢擠了進去

「不……不要,錯了……進錯地方了,拔……拔出來…快……快一點拔出來…咿!嗚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話沒說完,風雲便是蠻力一挺,直搗黃龍,在洪淩波的菊花上開了一個洞,周遭有血液滲出,肉棒在其中進進出出卻不讓人覺得骯髒,配上洪淩波那高亢的慘嚎,反而讓風雲更覺有趣

他一雙大手摸索著洪淩波細緻的肌膚,

「嘿……師叔看著妳的城市崩于一旦,是不是于心不忍呀!放心,等我玩膩了,師叔就可以和她們同甘共苦了……哈哈哈!」

看著身下的女人無力哭喊的模樣以及那痛徹心扉的哀號,風雲二十多年來的怨恨也是煙消雲散,放開自己的心結,痛快的享受一切,看著洪淩波的模樣,他似乎找到煉丹之外 自己的新興趣,似乎,留在這也是不錯的決定……



「 齁哦哦…咿呀…嗚呀咿啊啊啊… 」洪淩波已經組織不出完整的語言,整整一天的姦淫和世界突然間天翻地覆的變化,讓她的精神幾近崩潰,腦中清晰的道德底線和肉體上的快感矛盾下的折磨快把她逼瘋了,看著城中被野獸肉棒淩辱的城民們,放縱自己的慾望,被幹的那叫一個爽,她不由得羨慕她們,她們在春藥的影響下可以抛開道德感束縛,毫無顧慮的享受

但自己意識仍然清楚,若是變成如同她們一樣,那就只能主動抛棄自己作爲人的身分,變得如同野獸一般,但,自己這樣,被男人當作玩具隨意擺布,難道還要繼續糾結于作爲人嗎?要是放下矜持肆意性交是不是比較好呢?

洪淩波的腦中瞬息萬變,但身體依舊無比渴望著侵犯,此消彼長下,洪淩波腦中竟誕生了這樣下去也不錯的想法,沒錯,比起受到奸淫時要死死抵抗,最終仍然被中出的結局,不如屈服在他身下,搖首稱臣,做一頭母狗,不是美哉!

風雲哪裏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經完全墮落了,仍瘋狂幹著她,撕裂她的菊穴,貫穿她的直腸,而肛門也因生理反應死死夾著,這樣一來,緊度遠超淫道,讓風雲更加爽快,洪淩波也享受到了極大的快感

這時,洪淩波的腰突然一挺一挺,配合著抽插的節奏,肉棒也進的更深入,讓洪淩波的屁股被開發的更深,如今洪淩波已經沒有了女王的模樣,甚至沒有作爲人的尊嚴

她前身伏于地板上,飽滿的乳肉擠壓著地板,後身翹起腰如馬達一般一入一出,風雲此時已經不需動作,洪淩波濕滑緊緻的肉穴就會自動送上門

就這麽用了百來回,風雲也憋不住了,按住了洪淩波成熟飽滿的屁股,一輪沖刺後,在穴中結結實實的灌了進去,兩人的陰囊和肛門緊緊交合,還有著絲絲白色自邊旁溢出

「啊…嘿嘿嘿……肉棒…… 肉棒……屁股……肉棒」洪淩波傻笑著,她已經懵了,太爽了!實在太爽了!她不明白爲何先祖要建立女人城,爲何禁止男人止步,如若能天天被按在地板狂肏不是很快樂的事嗎?

看著眼前的洪淩波,風雲知道他已經完成他的報仇了,那個叫做洪淩波的女人已經從世上消失了,反而世上多出了一頭母狗

「啵!」一聲清響

風雲那被肛門緊緊鎖住的肉棒拔了出來,自那小洞般的菊穴中有著精液混雜著血液和屎尿流了出來

洪淩波雙眼後翻,紅唇微張,香舌半吐,想來是爽到昏去,那一番癡相是多幺撩人,多麽淫靡呀!

風雲拎著洪淩波,跳下城牆,重重的把她摔倒在地上,不遠處的一群野獸看到,眼中綠油油的一片,風雲知道,那是野獸看到獵物的表情

他也不管,轉頭就走,畢竟,這些女人當年也是幫兇可不能那幺輕易就放過她們呢……

風雲走出小巷,對于洪淩波那一聲聲高亢的淫叫聲網若未聞,他知道,那群野獸一定會讓他的好師叔爽到翻的。


极品少妇办公室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