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魔女天娇之白瑞雪淫乱加强版

精彩内容:

白瑞雪帶同兩名武師,推門進入關禁二人的房間,隨即吩咐兩名武師,給
們身上的鐵鏈都解開了。

  史通明二人的穴道,前時早已自解。接著嗆啷之聲響過,鐵練盡除,兩人一
得自由,當下站起,向白瑞雪一揖道:「多謝姑娘。」

  白瑞雪微微一笑,說道:「這等小事,也用不上多謝。待我爲兩位解除身上
的體毒後,再來多謝我吧。」話落便叫兩名武師離去。

  史通明和唐貴聽見,登時互望一眼,心 當真又是驚訝,又覺是滿肚疑團,
均想道:「莫非她真是懂得解毒的方法?」

  白瑞雪看見兩人疑惑的目光,便道:「小女子今次進來,正是要爲兩位解除
身上的毒物。我雖無十成把握能夠保證成功,但八九成倒是有的。既是有一線希
望,試一試倒也無妨。」

  唐貴道:「光是姑娘這番心意,就是體毒無法解除,咱倆仍是銘感五內,大
恩大德,不知如何得報。」

  白瑞雪道:「客套話便不消說了,我先與你們說一些解毒之法,免得到時前
功盡棄,解毒不成,而害了大禍。」她頓了一頓,續道:「當我運功爲你們解毒
期間,那段時刻最爲緊要,若稍有疏虞,不但解毒不成,還會郁積體內,深入肺
腑,永遠不能消除,小則重病,大則喪身。皆因事態嚴重,到時兩位務須緊記我
這番說話,方不致弄出亂子來。」

  二人都是跑慣江湖的,更是走千家踏萬戶的人物。而這種傳功祛毒等內家功
夫法門,每是運功施爲之時,這段期間最爲危險,二人自然明白不過。

  白瑞雪朝兩人道:「現在咱們便開始好嗎?」

  史通明點了點頭,問道:「史某雖知姑娘乃是江湖中人,可是在下行走大江
南北,卻不曾識荊,至今仍不知姑娘高姓,不知可否見告?」

  白瑞雪笑道:「我姓白,其實我甚少在外走動,兩位沒見過小女子,也並非
什麽稀奇事。」

  二人連隨拱手一揖,史通明說道:「剛才聽白姑娘說,解毒之時要咱們緊記
某一要旨,不知是什麽呢?」

  白瑞雪徐徐走到床榻旁,回頭道:「現請兩位先行把衣衫脫去,上榻安臥,
小女子自會詳細解說清楚。」

  兩人聽見,也爲之一呆。史通明結結巴巴道:「白姑娘的意思是……」

  白瑞雪笑道:「看你大驚小怪的。解除淫邪之毒,自是要用淫邪之法,這有
什麽奇怪的。」

  史通明和唐貴相視一眼,心想這也有點道理,便再不猶豫,把身上的衣服,
由外至內,上上下下脫了個精光。二人爬上床榻,依她吩咐朝天仰臥下來。

  白瑞雪也同時寬衣解帶,沒過多久,一具晶瑩剔透,勻稱無瑕的玉軀,立時
呈現在兩人眼前。只見她靡顔膩理,當真百世無匹,該大的大,該小的小,直瞧
得二人目瞪口呆,怦怦心跳,暗地 大贊不絕。

  但見白瑞雪優雅地坐在床緣,向史通明道:「便由史門主開始好麽?」

  史通明尚沒來得回答,白瑞雪的柔荑已經伸將過去,輕輕地握著他正緩緩暴
脹的玉莖,在她幾番套弄下,便即硬如鐵柱,朝天直豎。一個紅得異常出奇的玉
冠,兀自閃閃生光,泛著濕潤的光芒。

  白瑞雪這時道:「你莖端赤紅,眉心泛紅,這些都是中毒的征狀。一會兒你
進入我體內時,千萬不能急色,更不可自行挺動,必須眼觀鼻,鼻觀心,把渾身
慾念抑壓住,極力護住心神,決不可興動洩出來。要不然便如我所說,將會前功
盡棄,大有生命危險。直至我運功完畢,把你體內毒素悉數吸除方可。這點你須
當緊記。」

  史通明自知生死攸關,便即颔首應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白瑞雪徐徐上榻,見史通明的寶貝已進入狀況,便即提高豐臀,單手輕提龍
槍,把他的頭兒先在戶門磨蹭,直到自己慾念漸濃,內中玉液滿溢,方緩緩坐下,
龍槍立時寸寸深進。

  史通明只覺她緊不可奈,被她的窄細玉縫箍得暢美非常,且又潤又暖,如投
溫室,直美得難以形容。再看見她那姱容修態,仙姿玉質,確也令人難以按忍。
但當想起白瑞雪的一番說話,只得勉力強制,把團團慾火壓了下來。

  而在二人身旁的唐貴,目光到處,方好見著他們的交合所在,更是情慾大動,
恨不得白瑞雪馬上來爲自己解毒,一嘗那銷魂砭骨的滋味。

  白瑞雪深深抵著盡處,閉上雙目,氣凝丹田,運起「肆同契」的吸毒神功,
臉上紅氣登時大盛,膣道猛地強烈收縮。史通明被她這般一弄,立時又爽又美,
只覺內中蠕蠕而動,肉壁時收時放,宛如嬰孩啜食,且炙熱非常。

  到得後來,史通明頓覺龍槍略感麻癢,繼而印堂一熱,一道熱流直往金律、
玉液、魚腰、百勞和十二井穴。這股熱流不斷在四肢百骸來回遊走,說不出的舒
服。他不禁合上眼睛,任由那熱流在體內左沖右突。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聽見白瑞雪喘聲道:「好了,終于大功告成了!」說話
甫畢,史通明便覺她徐徐脫離自己身體。他張眼一望,只見白瑞雪笑臉盈盈的道:
「你沒事了,體毒終于全部解除,你看……」

  史通明循她目光,把眼望向自己胯間,果然看見殷紅如血的玉冠,現已回複
原來的色澤,心 不由大喜,一疊連聲多謝。

  休息了片刻,白瑞雪又騎在唐貴身上將肉棒頂住濕淋淋的秘洞口,兩手按在
住唐貴胸前,款款擺動粉臀,“滋”的一聲,龍槍滑入了淫水淋漓的秘洞內,一
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白瑞雪不禁啊啊直叫,語調中竟含著無限的滿足感。隨即
運臀如飛,疾上疾落套弄了一個多時辰,方行完事。

  二人身上淫毒盡去,知道這條性命終于撿回來了,對白瑞雪自是感激不盡,
千多萬謝。

  白瑞雪內力大耗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唐貴身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
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
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我好累,抱住我好嗎?」唐
貴美人在懷,雙手不由移到白瑞雪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發,在白瑞雪的
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更從腋下伸入,在白瑞雪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
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白瑞雪,星眸微啓,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
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唐貴的愛撫。

  白瑞雪已知他二人淫毒盡去索性再給他們些甜頭,也好讓他二人死心蹋地對
付血燕門,看他二人眼巴巴的色樣便知欲望還未滿足,于是叫一旁休息的史通明
過來。又俯在唐貴身上握住已軟下去的玉莖伸頭吐出香舌,先舔去棒頭的漿液,
又在棒身來回舔吻一陣,順路而下開始舔弄皺囊,雙唇已含上他一邊卵子,或吸
或吮,恣情播弄後方徐徐含入口中,大肆吸吮,吃得唧唧有聲。間歇讓他的大肉
棒深深的插入她的口腔,直抵喉管。唐貴感覺從未有過的的興奮快感沖擊著全身,
直美得兩眼一翻,高聲喊爽。

  史通明見著二人的姿勢,隨即會意,便移身到白瑞雪高高翹起的豐臀後,但
見白瑞雪的玉戶粉紅嬌嫩,層層的嫩肉圍成了一朵嬌豔的花蕾,蚌珠鼓突白漿遍
布,那能再按得住心火,登時踏前一步,把那半硬不軟的話兒,緊抵著白瑞雪的
門戶亂磨亂擦。

  唐貴也伸手撫上她滑嫩的肌膚,輕輕的遊移著。白瑞雪自覺那含在口中的玉
莖緩緩暴脹,于是掉過身軀跨開雙腿分開騎在他的身上,手握住龍槍對準緊窄菊
門緩緩坐下,只聽「蔔滋」一聲,龍槍立時撐開菊門納進了大半截,緊接著,她
擡起粉臀來又往下壓,一起一落地套著他的陽具,白瑞雪猛吸涼氣,身子陣陣的
顫抖,喃喃低語道:「喔……好漲……好舒服……喔……」

  唐貴只覺胯下肉棒被一層層溫暖緊實的嫩肉給緊緊的纏繞住,比起在秘洞內
的感覺還要更加的溫暖、緊實,尤其是洞口,那種緊箍的程度有如要將肉棒給夾
斷似的,叫他舒爽得渾身毛孔全開。

  他抱緊她嬌美的身軀,睡倒在自己身上。白瑞雪本背他而坐,給他這樣一臥,
登時仰臉向天,一襲秀發隨之向後飄灑。凹凸胴體暴露無遺,玉乳高聳,雪腿纖
滑修長,圓潤優美,纖纖細腰僅堪盈盈一握。雙腳離地又被唐貴掰的老開,兩片
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仍不住收縮抖動,全然展陳在史通明眼前。白
瑞雪不覺大羞卻又感覺有趣不住的嬌笑起來。兩只穿著雪白短襪的小腳在空中亂
擺,史通明瞧得心頭滾熱,胯間的東西不覺硬挺起來,

  史通明便捉住兩個小腳把玩起來,白瑞雪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趐癢感竄遍全
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嬌笑不已。唐貴則雙手徐徐穿她
腋下移到她前胸,偌大的手掌,已把她兩個尖挺雪白的玉峰握在手中。不住的撚
弄那硬挺的蓓蕾。

  白瑞雪略擡嬌軀,一手撥開雙唇,一手握向史通明的龍槍拉至胯間上下撥弄
肉穴內猩紅的肉瓣,乳白色的蜜汁已不住的自兩片花瓣間縫洶湧而出。「史大哥,
快插進來吧,還等個什幺,把你的大寶貝全根弄進來插死瑞雪吧。」但見史通明
將她修長的雙腿放下,雙手摟住她的柳腰,胯下槍頭奮力一撐,逼開了鼓突的唇
瓣,緩緩望 戳進。硬大渾圓的棒頭,倏忽被她吞沒。「嗯……好粗好大……啊
……喔…爽死了……你兩人真要弄死我了。」

  白瑞雪前後受擊,雙槍齊至,「噗哧,噗哧」搗弄聲不絕于耳,當真渾身通
爽。二人一出一進,直美得白瑞雪媚眼如絲,貝齒緊咬,口中嬌喘籲籲,玉門大
開,漿液「唧唧」如潮,一串串滴將下來,煞是迷人。

  白瑞雪不時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
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
迎合著劇烈的抽插,強烈的刺激使她身體扭曲,並且皺緊了眉頭,雙拳緊握,就
連十個小婷玲珑的腳趾也蜷曲到了一起,優美而勻稱的大腿和小腿的肌肉也隨著
每一次的抽插而變得緊繃。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白瑞雪也不再按抑,只求盡情發泄。加之被二人幹的骨酥神顛,丟個不止,
喉間咿咿唔唔,喃喃自語,全身無力的癱軟下來。

  白瑞雪方才行功爲二人解毒,所耗內力著實不少。事畢只是緩緩側身躺在二
人中間養氣生息,約有盞茶時間睜開眼來,只見史通明一臉感激之情,怔怔地與
她目光相接。白瑞雪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用感激我,我爲你們解毒,實是我
另有原因的……」

  史通明道:「白姑娘的意思,唐某也猜想到幾分。我兩人的性命是姑娘救回
來的,若有什麽用得著咱們,大可以直說無妨,火 火 去,水 水 去,就是
要咱們在血燕門 作臥底,也不成問題,只要我等做得來的,決不會皺一皺眉頭。」

  白瑞雪嫣然一笑,道:「兩位請不要誤會,我剛才的說話絕無這個意思,更
不是要你們步履險地,爲咱們作什麽臥底。」

  唐貴在旁道:「莫非要咱們加入你們,聯手對付血燕門?要是這樣,我兩人
便即加入是了,刬除奸邪,也是我等學武之人該做之事,更不用遲疑。」

  白瑞雪道:「這樣當然最好,我們人手向來薄弱,多一分人力,自是多一分
成功的機會。明天便是武林大會比武的日子,血燕門門主既然駕臨,相信會有大
事發生,咱們必須結集人手,與他們對抗到底。爲免打草驚蛇,小女子只想你們
恢複血燕門殺手的身分,返回密林的崗位,免得給他們起疑。」

  史通明道:「只要白姑娘信得過咱們,這般小事情,自無問題。」

  白瑞雪點頭一笑,道:「你這樣說,當真越說越不成話了,我又怎會信不過
你們呢。過了明天這個重要日子,關于兩位的去留,再另行計較好了。」

  史通明突然咬牙切齒道:「那個臭嫖子,若再給我遇上她,非要把她生吞活
剝不可,史某這年多來的冤屈氣,不要好好掏回來,實難消心頭之氣。」

  白瑞雪笑道:「你不是說過她武功極高麽,當年你已經鬥不過她,恐怕你現
今也未必能勝她,依我看還是忍耐些時,要報仇總會有機會的。」

  史通明道:「沒錯,我一個人或許不是她敵手,但我多結好手與她一拚,也
未必便會輸與她。」

  唐貴附和道:「史大哥說得對,這個仇是非報不可的。我「長虹劍派」雖非
什麽大門派,但上上下下也有近百人,就不相信鬥這個妖女不過。」

  白瑞雪微微一笑,道:「好了,你們老是說什麽報仇的、妖女的,這些都是
將來之事。我說還是先把事情查探清楚,再去找她報仇也不遲,說不好內 還有
什麽秘密呢。」她這番說話,全都是爲了瑤姬的安全著想,免得二人真個傾巢而
出,找上瑤姬報仇,天熙宮確也不易抵擋。

  二人見她這樣說,也只好不再出聲,白瑞雪看見二人的表情,也知道自己未
必便能說得動他們,到得那時,只好見步行步是了。

  白瑞雪又嬌聲道「史大哥,麻煩你把夜壺拿上來,瑞雪要方便一下。」

  二人見白瑞雪大大方方地要求在他們面前方便,當然求之不得,試想又有多
少機會能看到想白瑞雪這般清麗高貴的美女如廁的美景呢?

  唐貴忙道「白姑娘,我們這的夜壺汙穢的緊,怎能讓姑娘用。」

  白瑞雪不解道「那又該如何?總不成讓瑞雪尿在榻上吧!」

  唐貴忙向史通明道「史大哥,去把我們的碗拿來!」

  史通明會意,忙下榻到桌上取過給二人送飯時的空碗,對白瑞雪道「還請白
姑娘尿在這碗 !」

  白瑞雪平日放浪形骸,閱人無數,當然知道這二人的想法,也不害羞,嬌聲
道「還請史大哥抱著瑞雪尿。」

  于是史通明做坐在榻邊從背後抱著白瑞雪,並把白瑞雪那修長的玉腿大大地
分開,唐貴光著身子下榻,蹲在白瑞雪的玉胯間,只見白瑞雪那胯間肉穴內猩紅
的肉瓣鮮豔奪目,乳白色的蜜汁不住的自兩片花瓣間縫溢出。嬌紅狹窄的菊花洞
口微微開合著,一股乳白的精水正緩緩滑出,美不勝收。

  唐貴忍不住伸出舌頭在白瑞雪這妙處一陣狂舔,弄的白瑞雪浪水潺潺,花唇
不住翕合顫動,不禁浪聲到「這種感覺真美!待瑞雪尿給你!」

  唐貴忙將碗放到白瑞雪的胯下,白瑞雪玉手分開兩片殷紅的肉唇,只見一串
乳白的精水奪門而出,落在碗 。白瑞雪嬌聲道「瑞雪要尿出來了!」

  話音剛落,只見一股又急又熱的尿水從白瑞雪那嬌嫩的肉穴中急射而出,一
下全噴到唐貴的臉上。那又騷又鹹的滋味讓他大呼過瘾。

  白瑞雪笑到「快用碗接住!」

  唐貴這才用碗去接住那急射的玉露。轉眼間,那微黃的尿水以接了將近半碗,
背後的史通明急道「白姑娘慢一點,待在下一飽眼福!」

  白瑞雪忙一提玉胯,將尿道封住,笑道「忘不了史大哥的!」

  于是唐貴與史通明交換,唐貴上榻抱住白瑞雪,將那玉腿大大地分開,真個
胯間妙處纖毫畢露。只見一串玉獎正挂在菊花門口。史通明一手拿碗接在白瑞雪
的菊花洞口,一手分開那菊門,頓時一股白漿直落在碗 。史通明看得欲火中燒,
伸出舌頭就去舔那菊門,激得白瑞雪嬌聲道「別急,我還沒尿完呢!」

  史通明將裝滿尿水和精水的碗放在榻上,對白瑞雪道「就請白姑娘尿在我嘴
吧!」說罷就張開嘴湊到白瑞雪的肉穴前。

  白瑞雪早就放浪形骸了,于是優雅地用柔荑分開兩片花唇,將剩下的尿水全
射入史通明的口中。史通明大口地喝著那又熱又鹹的騷水,樂不思蜀。

  待白瑞雪尿完後,史通明又用舌頭在那胯間盡情遊走一番才罷手。那邊,唐
貴也將碗中的尿水、精水餵入白瑞雪的口中。白瑞雪溫順地喝了幾口,興奮地唐
貴將剩下的玉漿悉數喝了下去。那又滑又臊的味道讓唐貴消魂不已。

  待叁人緩下氣來,史通明抹了抹嘴角的尿水,道「白姑娘對我二人如此厚待,
我二人不知以何爲報!」

  白瑞雪笑道「只要你們二位以後與我們同心協力,瑞雪隨時掃榻向迎,任二
位享受。」

  唐貴道「我二人從此對白姑娘忠心不二,任由差遣。」

  史通明道「在下有一冒昧要求,不知白姑娘可否應允!」

  白瑞雪拿過一條枕巾擦著一片迷糊的玉胯,美目流轉,嬌聲道「史大哥有話
盡管說。」

  史通明頓了頓,鼓足勇氣道「我們想每天都能品嘗到白姑娘的聖水,不知道
白姑娘能否滿足!」

  饒是白瑞雪放浪形骸,閱人無數,也不由的心頭一蕩,不禁輕笑道「我那髒
物真有如此美味嗎?又騷又鹹的!」

  唐貴接道「能每天喝到像白姑娘如此風姿玉貌的美人的玉漿,是每個男人的
夢想,還請白姑娘成全。」

  白瑞雪芳心激動,柔聲道「那有何難,以後你二人到我房 來,我尿給你們
就是。」

  二人聽見白瑞雪應允,心中雀躍不已,齊聲道「多謝白姑娘!」

  白瑞雪又道:「我也該離開了,你們體毒剛除,今晚便多加休息,養足精神,
明天還有重要事情要辦呢。」

  白瑞雪說完,幽幽走下榻來,從桌上取過自己的白色貼身亵褲,分開玉腿,
將那一片濕滑的玉胯妙又草草地擦拭了幾下,眼看那本是純白的香軟之物已是玉
津漣漣,擰水就滴,不禁嬌聲道:「這物事實是不能上身了,你們如是喜歡,我
就留給你們罷了。」于是把那片淫香軟布仍給了在床上欣賞佳人妙態的二人。二
人如獲至寶,忙不疊地將那濕漉漉的亵褲上聞著,再次品位著夾雜則白瑞雪動人
的體香和騷浪的味道。白瑞雪這才櫻唇含春,淺笑盈盈地穿上霓裳和羅裙,光著
下身便走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