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豪门少爷雄霸香江(01~50)

精彩内容:


            第001章、喬津帆歸國

  香港是繁華的國際大都市,是僅次于紐約和倫敦的全球第叁大金融中心,地
處珠江口以東,與廣東省深圳市隔深圳河相望,瀕臨南中國海。1840年之前
的香港是一個小漁村;1842至1997年間,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經濟和社會迅速發展,成爲一個富裕、發達和生活
高水準的城市,20世紀80年代成爲「亞洲四小龍」之一。

  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以廉潔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及完
善的法治聞名于世。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中心,是全球最安全、富裕、繁榮
的地區之一,也是國際和亞太區重要的經濟、金融、航運樞紐和最具競爭力的城
市之一,經濟自由度常年高居世界前列,有「東方之珠」的美譽。

  1982年2月,經由美國轉機新加坡而至香港的一架波音747緩緩飛翔
在藍天之上,此時,飛機上的乘客多爲外國人,華人相對較少,大家有的在睡覺,
有的在看書,有的在低聲私語。

  此時,在頭等艙裏,一個二十歲左右,戴著墨鏡的英俊男人正在看著一本書,
書名是《論演員的道德與修養》,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建立演員創作體系方面
的宏偉意圖的一個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也是前世星爺的著名電影《喜劇之王》
裏出現的神書。而這個時候,這個衣著普通的英俊男人看著這門書,心中卻想:
「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兩個月了,也不知道……香港究竟是個什幺樣的好玩兒的地
方!」

  先介紹一下這個男人的身份,他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喬氏集團的大佬喬敬堯的
兒子,名叫喬津帆,今年二十歲。

  像香港這種地方,超級富豪多多,更多的則是不喜歡抛頭露面的隱形富豪,
像這種人物你也只有在身份達到了一定程度才會認識到。而平日裏那些八卦記者
也拿這些富豪沒辦法有的——甚至還是這些媒體雜誌的幕後老闆,還沒等你爆料
人家的新聞,人家已經把你炒鲂魚了。

  比如說《東方日報》幕後的老闆就是曾經和「四大探長」齊名的馬氏兄弟,
這個家族出身不正,先是賣白麵,做色情雜誌,後來才轉正行做報紙,現在漂白
了,最是忌諱人家爆料他們家族的事兒,所以靠著《東方日報》這個媒體,遏制
了許多對自己不利的消息,讓你幾乎看不到有關這個家族的新聞。

  這個喬敬堯也是如此——不過比起馬家來,他出身可謂清白多了。此人出身
貧寒,卻頗有志氣,在給建築公司打工的時候,發覺當時的房地産生意好做,于
是就借貸叁萬塊,開始做瓷磚生意,背著瓷磚挨家挨戶地推銷就這樣拼著踏實苦
幹,吃苦耐勞,竟然被他闖蕩出一番小小的基業來。不過讓喬敬堯真正跻身成爲
香港超級富豪的卻是,他娶了電影大亨陸運濤的女兒。

  說起電影大亨陸運濤來,恐怕六十年代的香港人無人不知,尤其他和邵大亨
雙雄爭霸香江的故事更是脍炙人口。

  五六十年代「邵氏兄弟」和「陸氏電懋」的競爭表面上看是香港兩大國語片
公司之間的商業競爭,而實際上確是「兩大」的當家人邵逸夫和陸運濤鬥智的延
續。

  因爲從的年代起邵逸夫和陸運濤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就開始了院線競爭
的第一輪拼殺。兩人的出身、性格、學曆背景及經曆均不相同,但卻先後經營起
了龐大的電影生意,各自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經營風格。商業對峙的背後,更是兩
人的個性與商管理念的較量。

  邵逸夫出身于中國傳統的商業世家,從小、接受的是以儒家倫理觀爲主的傳
統教育,經受了中國傳統觀念的浸透。他身上傳承了邵氏家族務實、靈活、節儉、
穩健、勤奮等傳統經商理念,他在經營中始終保持在商言商,不唱高調的特色,
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爲最終目的陸運濤則和邵逸夫有著完全不同的個人履曆,他出
身于南洋富商之家,中學時便在瑞士和英國接受教育。陸運濤一直醉心于文藝、
曆史、電影和攝影,雖然他知道自己注定要基層家族生意,但還是在劍橋大學攻
讀自己真正喜愛的曆史和文學,並取得了碩士學位。他不懂國語,平常操英語和
人交流,較少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還具有喜歡觀鳥、愛打高爾夫球等英國
紳士的習慣,這一切鑄就了他的「洋化」特色。

  因此,陸運濤沒有簡單地重複父輩的經營之路,而是在家族産業的基礎上選
擇了電影業這一獨具創新的現代化娛樂業。並且先後成立了國際戲院有限公司、
陸氏戲院有限公司和國泰戲院有限公司,以此組建了以電影發行業爲主的國泰機
構,從此踏上了和邵逸夫的爭霸路。

  陸運濤的諸多「洋化」背景和現代化生活夢想,決定了他的經營理念將完全
不同于以傳統型爲主的邵氏經營理念,而是更趨于現代化和時尚化。針對邵氏兄
弟攻城掠地式的院線擴張策略,他在和邵逸夫爭奪放映資源的同時,將重點放在
改善影院軟硬體設施、提高觀賞品質等現代化攻略上口以此壓制了邵氏在香港電
影圈的發展,成爲兩大巨頭中最具有潛力的一條巨龍。

  可惜就在這條巨龍即將騰飛的時候在赴台參加第11屆亞洲影展的觀光旅途
中,陸運濤夫婦及國泰機構衆多高層等人乘坐的飛機發生爆炸,機上57人全部
遇難。這突然的變故,使如日中天的國泰影業機構受到了沈重的打擊,自此一蹶
不振。

  陸運濤的意外失事使「邵氏兄弟」失去了最爲強勁的競爭對手,也間接地造
就了邵大亨這個叱咤風雲的電影皇帝,令他六七十年代在香江乃至亞洲華語影壇
君臨天下!!!

  話再說回來,作爲電影大亨陸運濤的女婿,喬敬堯一步登天,不僅繼承了陸
家本來的基業,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擁有大量財富,還擁有原本國泰影業的大部
分電影院線。

  而喬敬堯雖然有所富貴,但是他卻膝下只有一個兒子,就是喬津帆。當年喬
敬堯的妻子在得知了父親和母親的死訊之後,當場就暈倒,一年後因病去世,只
留下可憐的五歲小津帆和父親相依爲命,于是喬敬堯加意疼愛這個孩子,從小就
把他當成王子一樣培育,更是在叁年前送了喬津帆去美國哈佛大學留學。

  喬津帆這個人也是一個有抱負的人,到了美國之後發奮讀書,決定將來回來
要繼承家族事業,誰知道在兩個月以前,不知道怎幺的,就被人附身了。

  至于附身他的那個人,名叫張峰,本來是21世紀的一個不得志的小編劇,
誰知道一睡覺就穿越到了喬津帆的身上,能成爲豪門子弟,並且來到繁華的香港,
這不能不說對于一個普通人是很有吸引力的。剛好喬津帆的學分快要修完了,于
是現在的新的喬津帆,就決定回到香港了。


            第002章、電影公司

  巨大的波音747降落在了香港啓德機場跑道上。飛機降落後,在飛機上的
旅客紛紛拿著自己的行李下了飛機。

  喬津帆拿著自己在美國的行李——也就是錢包,護照和一些買的紀念品,衣
服在美國都扔了,回來的時候再買就是了。

  下了飛機,走出候機大廳,喬津帆在忙碌的人群當中,很快見到了自己父親
的張秘書。

  「張秘書!」喬津帆笑著跑上前去,說道,「你好!」

  張秘書叁十多歲,跟著喬敬堯也有十年了,跟這位少爺也很熟,當下笑道:
「少爺您終于回來了!老爺就在外面等著你,我們快走吧!」

  喬津帆點了點頭,順從地跟著張秘書走了出去。

  走出飛機場,老遠喬津帆就看到不遠處有一輛黑色的林肯轎車停在那裏,在
香港能坐上這樣跑車的人絕對非富即貴,此時引的路人駐足觀看。

  喬津帆走上前去,車子的後座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
父親,香港喬氏集團掌門人喬敬堯。

  「爹地!」喬津帆微笑道,打開了車門。

  喬敬堯看著自己這個最心愛的兒子,淡淡一笑,說道:「歡迎回來,津帆!」
說著,喬敬堯一揮手,說道,「開車!」

  「是,老闆!」司機答應了一聲,開動著車子行駛起來。

  喬津帆穿越過來,雖然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但是接收了喬津帆的記憶
之後,他的腦子裏對這位父親可謂是非常熟悉。外人經常說喬敬堯是因爲他妻子
的緣故才能成爲香港數一數二的隱形大亨,其實喬津帆很清楚自己的父親,他靠
的是實力,還有一點點運氣。他做瓷磚地板生意的時候,恰好是香港房地産回暖
之時,經過借貸,自己生意越做越大。因此喬敬堯相信一句話,那就是:時勢造
英雄!

  一路上自己的老父親微笑著詢問喬津帆在美國的情況,就這樣回到了自己的
家。

  喬津帆的家是香港山頂道的一棟豪華別墅,饒是在記憶裏喬津帆知道自己的
家很牛逼,但是當真正看到這龐大的別墅的時候,喬津帆還是不能不感慨,香港
富豪就是奢華!

  這棟別墅占地一千平米,花園和遊泳池就占了一般的面積,花園裏每個星期
都有園丁前來收拾,所以顯得十分祥和美麗。別墅共分爲四層,是典型的歐式風
格,另外還有一棟一百多平米的房子,是遊戲廳。

  別墅的後面還配有一個運動場,設計了足球場和網球場,可以說世界絕對的
奢華大院。

  進入了別墅之後,喬敬堯將喬津帆帶到他的書房,微笑道:「津帆,剛一回
來本來是想讓你好好休息一下的,可是爸爸還是想和你聊幾句……」

  喬津帆呵呵笑著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說道:「父親你客氣了,有什幺話儘管
但說無妨!」

  喬敬堯微笑著拿出一支雪茄煙點燃,說道:「津帆,這次回國之後有什幺打
算呢?」

  喬津帆淡淡一笑,說道:「回來當然是要做出一些事業來了!男人不能坐吃
山空!」

  「哦?」喬敬堯眼睛一亮,接著說道,「你的意思是,你願意接掌爸爸的喬
氏集團?」

  「這個……父親,我想暫時先不用……」喬津帆說道,「我現在想先成立一
家電影公司,您看如何?」

  「電影公司?」喬敬堯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頭,說道,「你怎幺會想到去拍
電影呢?」

  喬津帆淡淡一笑,說道:「這可能是我的興趣所在吧!再說了,爸爸,咱們
家族,外公留下來的國泰院線就這樣荒廢在那裏我覺得太可惜了些,我想把國泰
院線拿出來,辦一家娛樂公司,爸爸你看呢……」

  「國泰院線」就是前國泰老總陸運濤當年在香港經營的電影院線,足足有二
十多家電影院,另外在東南亞、台灣一代也有自己的院線,雖然如今因爲陸運濤
的死而落寂,但是依然在香港輝煌聳立,如今給那些電影公司播放電影,收受酬
勞。

  什幺是電影院線?電影院線包含了電影的發行與銷售,可以說是一部戲最終
能不能賺取利潤的關鍵!!說白了,電影院線就是一家電影公司的命脈!!!你
沒有獨立的院線支撐,不管搞出多大的陣容都只是替別人打工!!!

  而整個香港地方不大,電影院線一共有150多家。其中四大院線就佔據了
其中的八十多家,分別是嘉禾控股下的通達院線,新藝城控股下的金公主院線,
邵氏還有控股的邵氏院線,以及前電懋控股的國泰院線。

  除了這四大院線外,剩余的六十幾家院線,分別被一些有錢的大老闆所掌控,
但每人最多五六家,所以實力根本無法跟四大院線相比,而喬津帆要開電影公司,
國泰院線將是最大的助力!

  喬敬堯此時沈默了,看著自己的兒子,在他的心裏,其實是希望自己的兒子
能夠接掌自己的位置,執掌喬氏集團。

  喬氏集團如今在香港産業便即汽車、房産、酒店和飲食,身價起碼在上百億
以上,所以必須需要一個接班人才行。而喬津帆就是喬敬堯心目當中唯一的接班
人。

  可是此時,這個孩子居然要去拍電影,這不能不讓喬敬堯有些不高興。

  但是喬敬堯畢竟也是一個開明的父親,此時想了想,兒子翅膀硬了總要讓他
去做點兒有意義的事情,于是說道:「好吧,津帆,爸爸同意你去拍開電影公司!」

  喬津帆大喜過望,趕緊說道:「謝謝你!爸爸……」

  ……

  和父親談完之後,喬津帆回到了自己可以說是闊別以久,但是也是第一次來
到的房間。

  伸了個懶腰,坐了這幺久的飛機,身子都有些僵硬了,渾身的骨關節發出
「嘎吱」的聲響。

  走到窗戶邊上,喬津帆打開了窗戶,新鮮的空氣透入了房間當真,當真是如
同沐浴在春風一般。

  走向窗台,喬津帆打開窗戶,讓新鮮的空氣透入到自己的房間當中,整個人
如沐春風,享受片刻的安靜。

  然後,他走向衛生間,喬津帆將身上的衣服,只見,喬津帆赤裸的身體,在
褪去衣服以後,卻是柔和的肌肉線條,雖然稱不上楞次栉比,但是每一塊肌肉都
能夠捕捉的很清楚。

  這個時候,喬津帆閉目運神,接著,他的後背上……出現了一大片刺青!

  在香港,身上有紋身或是刺青的男人,多數都是幫會份子,或是流氓混混,
某種程度上代表著身份的高低和幫派。

  但是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紋一些龍啊,鳳凰啊,老虎啊……這些威武霸道的東
西。

  但是在喬津帆身上,卻是一個美麗女人的裸體,這顯得非常怪異。